车用半导体前十大重新洗牌 NXP跃居第一

分享到:

IHS指出,2015年全球汽车半导体市场达到了290亿美元,成长约0.2%。

根据市调公司IHS Technology的调查报告,2015年车用半导体市场由于受到币值波动影响,使得成长开始放缓,而大规模的整并行动也导致供应商排名重新洗牌。

IHS指出,去年全球汽车半导体市场达到了290亿美元,成长约0.2%。

根据报导,恩智浦半导体(NXP Semiconductors NV)由于收购飞思卡尔半导体(Freescale Semiconductor Inc.)使其达到1,180亿美元的销售额,从而跃居汽车晶片市场龙头宝座。根据IHS的资料,恩智浦的汽车半导体营收达到了42亿美元,大幅成长 124%,在整体汽车半导体市场占约14.4%。

“恩智浦收购飞思卡尔为汽车市场创造出一家强大的竞争对手,”IHS汽车半导体市场分析师Ahad Buksh表示。

Buksh指出,藉由i.MX处理器两位数成长的优势,恩智浦进一步强化其于车载资讯娱乐系统的强项。受惠于其汽车免钥匙进入(PKE)系统以及车载网路技术的渗透率增加,恩智浦的类比IC营收也有两位数的成长。

英 飞凌科(Infineon Technologies)的排名也向上提升,IHS认为,这主要可归功于该公司以30亿美元收购国际整流器公司(International Rectifier;IR)。英飞凌在汽车半导体销售额的市占率约9.8%,挤下瑞萨科技(Renesas Electronics)在这一市场排名第二。

全球前十大车用半导体供应商市占率排名
全球前十大车用半导体供应商市占率排名(单位:十亿美元)

瑞萨科技于2015年的汽车半导体销售额约占9.1%,下滑至排名第三,其后则是意法半导体(STMicroelectronics)和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

IHS指出,瑞萨科技由于连续三年受到美元对日圆汇率眨值而持续受挫。瑞萨科技主要的业务都来自于日本客户。因此,以美元来看,虽然瑞萨科技的汽车半导体营收下滑了12%,但以日圆来看,却有1%的成长。

 

更多恩智浦(NXP)及科技资讯请关注:
NXP中文官方:https://www.nxp.com/zh-Hans/
NXP中文技术论坛:https://www.nxpic.org/
NXP新浪微博:https://weibo.com/nxpsemiconductors

继续阅读
恩智浦沉浸式音频系统,Dolby Atmos和DTS:X音频品质带来全新体验

恩智浦半导体近日推出了面向智能家居市场的Immersiv3D沉浸式音频解决方案,开启先进的音频系统设计和开发新时代。该解决方案将恩智浦突破性的软件与i.MX 8M Mini应用处理器相结合,在集成i.MX 8M Mini SoC的设备中支持Dolby Atmos和DTS:X。i.MX 8M Mini还为更广泛的消费类设备(包括条形音箱、智能扬声器和AV接收器)提供语音交互控制等智能功能,消费者可以选择添加其他扬声器,以便在家庭的各个场所分配智能语音控制和沉浸式音频。

三年三项成绩!NXP让100+城市“刷手机坐公交”梦想成真

如今在选择公交出行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含有NFC功能的手机或移动设备进行支付。不用点亮屏幕,不用打开App扫码,只需手机轻轻一触,便可一闪而过—— 对于这样的“刷手机坐公交”的体验,人们已经不再陌生。

NXP“芯”愿:携手生态伙伴,共推人工智能物联网应用落地

12月18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到这一天,中国的改革开放正好走过了40年的光辉历程。这40年里,改革开放不断延续,奇迹也在不断地发生。这40年也见证了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快速发展、整体实力的显著提升,集成电路设计、制造能力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的不断缩小,封装测试技术逐步接近国际先进水平,以及部分关键装备和材料不断被国内外生产线所采用,特别是中国不断涌现出一批具备一定国际竞争力的企业,产业集聚效应日趋明显。

恩智浦携手合作伙伴荣获CATRENE创新大奖,推出功耗更低使用更方便的5G产品

日前,恩智浦及其EAST联盟(致力于通过小型基站技术普及智能化,随时随地可访问内容)合作伙伴荣获CATRENE创新大奖,其中包括诺基亚、贝思、Anteverta、Bruco、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埃因霍温理工大学和TNO。EAST项目被选为用来开发高度集成、节能且成本效益高的技术,以支持5G移动通信网络的推出。

和高通牵手失败后,恩智浦在很多方面下了大功夫来让自己走的更远

汽车事业部的营收占整个恩智浦半导体(NXP Semiconductors)营收的一半左右,恩智浦汽车事业部技术长Lars Reger原本预期高通(Qualcomm)与恩智浦会顺利合并,因而规划了汽车技术发展蓝图。然而,在6月中从旧金山(San Francisco)飞往法兰克福(Frankfurt)的这11个小时航班里,他的期望落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