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PS或RISC-V:恐难担当华为的未来

分享到:

当ARM和X86的IP授权因为一纸禁令从华为手中被夺走;

当华为也无法从联发科和三星购买同样基于ARM授权的SoC;
中美两国的硬件爱好者,开始集体思考这样一个问题:MIPS和RISC-V,这两个边缘的IP架构是否将结束替补的命运?他们能否在华为的冬天里找到自己的春天?
美国ExtremeTech网站的著名撰稿人Joel Hruska是其中一个。他发文评论道:第一,这样的问题是典型技术流的“呆”问题,因为他本人坚信,特朗普政府和中国的谈判对手一定会达成某种协议,就像之前中兴被“放了一马”……现在的华为,虽然貌似濒临绝境,但政客们最终会宣布他们成功解决了问题,找到了折中的办法;第二,尽管如此,身为硬件爱好者的一员,他出于纯粹的兴趣也想加入这“没有意义”的讨论,看看MIPS和RISC谁更有戏。

先看MIPS
MIPS阵营最近的大新闻,是从2018年12月开始,这个架构被其新的拥有者Wave Computing公司宣布开源。该公司在“开放MIPS(MIPS Open)”计划中表示,他们会开放对32位和64位设计最新版本的网络访问,而用户无需像使用ARM或者X86那样,给该公司任何许可或特许使用费。该公司一再强调,自己的开源是一览无遗的全盘开放(一下引自MIPS OPEN官网):
• An open use version of the baseline 32 and 64-bit MIPS Instruction Set Architecture (ISA), Release 6
• MIPS SIMD Extensions v1.0
• MIPS DSP Extensions
• MIPS Multi-Threading (MT)
• MIPS MCU
• microMIPS Architecture
• MIPS Virtualization (VZ)

222

30多年不温不火的MIPS如今加入开源:一面顽抗ARM,一面阻遏RISC-V的扩张

但是,开源之后的MIPS,依然很难成为华为绕道ARM的希望。如果华为打算在高性能手机上用MIPS架构的自研芯片去驱动Android,这个垦荒的工作至少需要4到5年的时间——Joel在文中指出,目前华为转投MIPS架构的最大障碍是,“基于MIPS架构发布的唯一开源内核,现在是针对32位微控制器的,而不是高性能的64位SoC”,因此,华为想要自行研发出64位高性能的MIPS芯片,以确保自己的手机不输其他有着ARM和Android最新版本护体的竞争对手,海思团队真的必须“如有神助”。现在,虽然全民力挺华为,但是没有一家厂商能够长期指望用户“爱国购机、无理由护盘”,而这种只买国货的爱国情怀,也可无缝转移到小米和OPPO身上。
在竞争残酷的智能手机沙场之上,没有一家制造商愿意承担“换船”的时间成本和技术风险,而这正是ARM坐收千万美金起步的授权费的根源:玩了这个游戏的人,必须给得起专利费,因为时间成本最为昂贵。因此,结论是:有理论上的可能性,但操作性极低。

再看RISC-V
逼着封闭30多年MIPS如今开源的,正是这个起源于加州伯克利大学、斜刺里冲出来的 RISC-V。这一指令集架构天生开源基因,一出世就被视作颠覆性的规则撼动者,受到无数开源拥趸的热捧。目前,也确实有不少国际初创公司用它设计小型的嵌入式芯片。但是,如果将其作为华为替代ARM或者X86的“备胎”,这个新生事物完全还无法胜任。

333

RISC-V基金会中国顾问委员会主席方之熙博士曾在《电子工程专辑》的采访提到,他认为最适合的RISC-V应用领域是物联网,理由是“物联网属于高度碎片化的市场,但它对软硬件生态系统的要求不像手机、PC和服务器芯片那么高”。
与此呼应,一位知乎上的民间高手,更深入解释了为何RISC-V还有漫长的成熟期(转自知乎《给开源架构泼泼冷水》):
“从指令集定义到CPU微架构的设计,到整个芯片的设计和相应软件,工具链的开发和维护,以及在上面运行的操作系统,丰富的函数库以及应用程序,还需要得到大量用户认可,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设计指令集不难,让一个指令集得到市场认可很难,而一旦得到认可,人们要迁移的成本也很高,这就是英特尔凭借X86架构能多年在PC和服务器市场称霸的原因,同样,也是ARM在移动设备无人抵挡的原因”。

最后,当我们回到Joel Hruska的那篇评论,他以这样的方式作结:“它可以依赖它已经获得授权的ARM SoC,它可以使用自己改造的Android分支,它可以期望中美两国政府解决根本问题,以恢复对美国公司及其产品和服务的完全接触……但是至少在短时间内,它很难自己创造一个微处理。”

继续阅读
巴西副总统:华为已做好5G竞标的准备,不会禁止任何人参与5G建设

CGTN报道,巴西副总统Hamilton Mourao周一表示,华为已经做好了参与巴西5G竞标的准备。

传华为签下联发科芯片采购大单,联发科:不对单一客户作回应

据台媒财讯快报称,华为不单与高通签订采购意向书,还与联发科签订了合作意向书与采购大单。业界与外资圈传出,华为与联发科签下超过1.2亿颗的芯片采购大单。

传华为手机订单量下半年猛增,供应链厂商“辟谣”

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销量下滑几乎已经是一个可以预见且不可逆转的结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整体下行的大趋势中,仍有消息指出,华为近期给其供应链厂商新增了许多订单。

产业链称华为全球最先发布5nm麒麟芯片:比苹果A14更大、成本更高

华为正在准备的麒麟新芯片,基于台积电5nm工艺,预计冠以麒麟1020的名称,而5nm新麒麟芯片的成本介于苹果A14与Apple ARM CPU之间,意即它的芯片大小在他们中间。

华为供应商华智机器创业板IPO获受理

7月31日,华智机器股份公司(简称“华智机器”)在创业板IPO申请获受理。据悉,华智机器是一家专业的电子制造服务商,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差异化和多样化的电子制造服务,包括工程技术支持、供应链管理、生产制造和测试等整体解决方案。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