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云计算的自动驾驶技术发展道阻且长,未来成本降低空间巨大

分享到:

Cruise被认为是行业领先者,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1731.5亿美元的收入。虽然它尚未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也没有向客户出售汽车,但根据其向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提交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公司去年的行驶里程为45万英里左右——超过了加州大多数公司,仅次于Waymo。

据营销公司ABI称,到2025年全球将增加800万辆无人驾驶汽车。另外,有研究和市场预测,到2030年仅美国就将有2000万辆自动驾驶汽车投入运营。

以上数字真实可靠吗?

如果你问Adrian Macneil,答案是否定的。他是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的工程总监,GM在2016年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Macneil在接受VentureBeat的电话采访时说:“我认为我听到的最好描述是:基本上整个行业都在为起跑线而竞争”,“自动驾驶市场化不会一蹴而就”。

Cruise被认为是行业领先者,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1731.5亿美元的收入。虽然它尚未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也没有向客户出售汽车,但根据其向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提交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公司去年的行驶里程为45万英里左右——超过了加州大多数公司,仅次于Waymo——它运行里程为120万英里。

但委婉地说,自五年前Cruise低调起步以来,这条发展之路道阻且长。为了了解Cruise的历史与未来,我们采访了Macneil关于Cruise在综合训练汽车上付出的努力、为什么选旧金山作为候选试营城市之一以及Cruise如何适应更广泛的无人驾驶景观等问题。

快速扩张

Cruise Automation的首席技术官Kyle Vogt于2013年与Dan Kan共同创办了Cruise。Vogt是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毕业生,也是Justin.tv的创始人,他对机器人技术的热情可以追溯到童年时期。Vogt在14岁时制造了一辆可以用计算机视觉驱动的电动汽车。在麻省理工学院读本科时,他与一个团队参加了2004年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大挑战赛,这是一项耗资100万美元的竞赛,旨在开发一种能够自动驾驶从加州巴斯托到内华达州普里姆的汽车。

在Cruise加入Y Combinator约一年之后,Vogt与Justin.tv的Justin Kan的弟弟Dan Kan合作。不久,他们和一小群工程师合作设计出了一个系统原型——RP-1。但后来他们想要建立一个更雄心勃勃的平台,以征服城市驾驶,于是在2014年1月宣布放弃RP-1,转而采用基于日产Leaf的系统。

2015年6月Cruise在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获得了测试其技术的许可证明。

2016年3月,通用汽车收购了Cruise。当时,Cruise大约有40名员工,后来迅速增加至100人。截至2017年6月,Cruise共有200名员工,并计划到2021年雇佣2000多名新员工。

后来,Cruise又迅速扩张。2018年5月,仍是通用汽车独立部门的Cruise宣布,软银的Vision Fund将向该公司投资22.5亿美元,通用汽车本身也将投资11亿美元。而在2018年10月,本田承诺提供7.5亿美元融资,接下来的12年里还将提供20亿美元。如今,Cruise的市场估值约为146亿美元。

在此过程中,Cruise收购了Zippy.ai,这是一家为最后一英里杂货和包装交付开发自动机器人的创业公司,最近还吞并了“芯片级”激光雷达技术提供商Strobe。Cruise相关人士认为Strobe的硬件将使自动驾驶汽车传感器的成本降低99%。

继续阅读
首列“武汉造”无人驾驶列车将在地铁5号线投用

没有了传统的列车驾驶室,今后,乘客在全新的5号线列车车头,可以通过玻璃窗一览地铁隧道内的全景,体验列车全速前进的速度感。5月31日,首列“武汉造”全自动无人驾驶地铁列车下线,不久将在武汉地铁5号线投用。

智慧出行时代正向大众悄然驶来

无人驾驶、车路协同、自动接乘、代客泊车……10月15日,在国家智能网联汽车(武汉)测试示范区举办的东风公司智慧汽车成果展上,36辆东风自主智能网联汽车产品齐亮相。看似遥远的智慧出行时代正向大众悄然驶来,此次成果展上有哪些“尖板眼”“黑科技”?

该如何应对电动/互联汽车测试的不确定性挑战?

目前,汽车正在往电气化和互联汽车的方向发展。其中有几个推动因素,第一,现在的汽车不只是用于出行,还增加了越来越多的通信和娱乐等。第二,在中国,这也涉及到国家的能源战略。第三,中国在传统发动机方面积累远远不够,因此希望借力电气化实现弯道超车。另外,5G助力车联网也是个很大的趋势。

摄像头还是激光雷达,自动驾驶技术关键问题是什么?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应用领域的不断拓宽和深入,自动驾驶渐渐进入大众视野,在消费者看来开车变成了一件轻松的事情。在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中,选择以激光雷达还是摄像头为主要传感器是首要解决的问题,它们代表着两套完全不同的系统——激光SLAM(Simultaneous Localization And Mapping)和视觉SLAM。

瑞典皇家学院研发更高效的光束操纵器件大幅降低激光雷达技术成本

瑞典KTH皇家理工学院(KTH Roy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一支研究团队长期致力于研究激光雷达系统核心的光束操纵技术,开发出了一种比以往各种技术方案更经济、更小巧、资源利用率更高效的光束操纵器件。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