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探秘:半导体圣地是如何炼成的

分享到:

金黄的阳光洒落,四周的果树林立,工人们辛勤的采果和装箱,弥漫着满满的乡村风情。这是硅谷,只不过是百年前的硅谷。对现在的人来说,硅谷是闻名全球的高科技的重镇,是所有工程师梦寐以求之地。而这百年来硅谷的变化,带给这个世界一场科技旋风,也让这个地方的名声响彻科技界。

  硅谷何处寻?

  硅谷(Silicon Valley)位于美国加州北部,涵盖区域主要为旧金山(San Francisco)以南到圣荷西(San Jose)的都市地带。硅谷之名最早由创业家Ralph Vaerst 所提出,并在1971 被应用在媒体中。「硅」是半导体和电脑工业的重要原料,而这两项产业是当时硅谷的主力;「谷」则是源自于硅谷的中心区域圣塔克拉拉谷(Santa Clara),因而得名硅谷。

  硅谷的地理区域

  硅谷的地理区域。(Source:Flickr/Nathan Hughes Hamilton CC BY 2.0)

  或许很难想像充满创新和活力的科技圣地,其实起步于森严的军事工业。美国海军在加州圣塔克拉拉谷附近设置了基地,而这个拥有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地区自然成为了协助军事研发的中心。在冷战期间,斯坦福大学承包了许多军事工业的政府标案,并成立了相关的电子实验室。后来美国海军决定撤出,并将西岸的重心移到圣地牙哥(San Diego),此处的基地则由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的前身美国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NACA)接手,使得产业开始围绕着航太领域发展。这个阶段的圣塔克拉拉谷不同于今日硅谷彻底的私人资本导向,而是为政府和军事服务,但这些技术也为未来的半导体工业奠定了基础。

  曾有人说「斯坦福大学是硅谷的心脏」,这样的形容可说是毫不为过。除了在军事工业时期负责政府业务之外,斯坦福大学也是硅谷科技传奇的起点。斯坦福大学教授Frederick Terman 发现学校里的优秀学生大多选择前往东岸寻找机会,为了能把人才留在当地,于是他决定提供部分的校地作为学生创业的空间,而1939 年创立的惠普(Hewlett- Packard)正是这个政策下的受惠者。到了1951 年,Terman 决定更进一步,他成立了现今被称为斯坦福研究园区的斯坦福工业园区,也是世界上第一个由大学成立的工业园区。

  惠普的创办人David Packard 和William Hewlet

    惠普的创办人David Packard 和William Hewlett。(Source:Stanford University)

  当年创立惠普的车库已经成为硅谷的重要景点

  当年创立惠普的车库已经成为硅谷的重要景点。(Source:By BrokenSphere (Own work) [ CC BY-SA 3.0 or GFDL ], via Wikimedia Commons)

        开创半导体时代的八叛徒

  相较于台湾的工业园区充满了土地炒作和减税,硅谷的起步显得单纯许多。斯坦福工业园区的成立解决了校方的财务问题,也提供了许多刚起步的科技公司一个栖身之所。而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威廉?肖克利(Wiliam Shockley)的到来,让圣塔克拉拉谷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发明了肖克利二极管而声名大噪的肖克利,为了就近照顾生病的母亲而将他的半导体实验室搬到了加州。虽然他有着无庸置疑的技术实力,但他的管理能力却不足以让他成为成功的企业家。他手下的八个人在1957 年决定辞职,这件事激怒了肖克利,甚至称他们为「八叛徒」(Traitorous eight)。

  发明了电晶体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威廉 肖克利

  发明了电晶体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威廉肖克利。(Source:By Chuck Painter / Stanford News Service (Stanford News Service) [ CC BY 3.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这八个人离开后得到Fairchild Camera and Instrument 的投资,共同创办了快捷半导体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凭借着强大的研发实力,快捷半导体的业务一飞冲天,并在1966 年成为第二大的半导体公司。也由于快捷半导体已经成为母公司的金鸡母,引来公司高层不断干涉内部的决策。在似曾相似的情景下,八位创始人先后离开了快捷半导体,而这让半导体的创业风潮如春火燎原一般,将圣塔克拉拉谷烧成硅谷。

  创办快捷半导体的八叛徒,也被视为硅谷创业风潮的始祖

   创办快捷半导体的八叛徒,也被视为硅谷创业风潮的始祖。(Source:Wikipedia)

  英特尔(Intel)、超微(AMD)、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苹果(Apple)和Google 有什么共同点?他们都直接或间接的受快捷半导体的影响,可以算是这家硅谷元老企业的子子孙孙。在八位创始人当中,有些人创办了英特尔和超微等新的公司,有些人和一些公司人才则创办风险投资公司,让圣塔克拉拉谷吹起科技创业的风潮。Google 和Linkedin 都曾经得到快捷半导体创办人或员工的投资,Steve Jobs 在创办苹果的期间更多次受到创办人之一的Bob Noyce 的指导。他们鼓励离职创业和积极协助新创公司的作法,让这家公司的影响力不断开枝散叶,更使得这个地方成为创业家的应许之地。

  3006

  快捷半导体对硅谷有巨大的影响,据统计,起源可以追溯到快捷半导体的92 家硅谷公司,在2014 年市值合计约2.1 兆美金,超过当年加拿大全国的GDP。(Source:Wikipedia)

  在短短的12 年内快捷半导体的创办人和员工就新开了超过30 家公司,使半导体产业一时之间变得欣欣向荣。半导体产业在硅谷飞速成长,1970 年代美国半导体的前七大制造商有五个位于这里。由八叛徒中的Bob Noyce、Gordon Moore 和Andy Grove 在1968 年所创办的英特尔是当中的佼佼者,这家日后的半导体巨头先是推出了后来不可或缺的DRAM 产品,在1971 更发明了全世界第一款微处理器。

  创办半导体巨擘英特尔的三巨头Bob Noyce、Gordon Moore和Andy Grove。

  创办半导体巨擘英特尔的三巨头Bob Noyce、Gordon Moore和Andy Grove。(Source:Flickr/Intel Free Press CC BY 2.0)

  这样的风潮背后的推手还有为硅谷奠定基础的军方。为了在冷战中取得优势,美国军方投资了大量的经费在相关的研究上,使昂贵且尚不具市场效益的新技术得以顺利发展,包括B-2 战略轰炸机,GPS 定位系统和战斧巡弋飞弹等军事技术都受益于这些投资。

  除此之外,政策的调整也使硅谷的创业环境日渐成熟。受益于美国政府在1978 年将资本利得税从49.5% 降到28% 和1979 年放宽退休基金进行高风险投资的限制,再加上许多科技公司上市之后带来的巨额利润,使硅谷成为了创投的天堂。而1965 年移民法的通过,让技术移民人数上限大幅增加。以台湾为例,1967 年的技术移民人数高达1,321 人,是1965 年的28 倍。这些大量的海外移民除了增加硅谷的人才之外,更提供了勇于改变和挑战新环境的文化。

       1970 年代的多元发展

  微处理器的出现让个人化电脑成为可能,也让相关的产业开始蓬勃发展,包括初具雏形的网络和软件。虽然这些产业开始时多位于远离硅谷的美国东岸,但日后却成为硅谷的核心之一,硅谷也正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1970 年代是个百花齐放的年代,半导体产业持续兴盛,苹果电脑投入个人电脑市场,软件领域硅谷则有了甲骨文(Oracle),电子游戏也开始出现,生物科技方面,人工胰岛素的研究有了进展。

  甲骨文是硅谷代表性的软件公司

  甲骨文是硅谷代表性的软件公司。(Source:Flickr/Peter Kaminski CC BY 2.0)

  在当时风起云涌的个人电脑行业方面,硅谷的代表是成立于1976 年的苹果电脑,他们在1977 年推出了大受好评的Apple Ⅱ,被誉为将电脑推入每个家庭的关键性产品,甚至在成立5 年内就进入世界企业五百强。但大获成功的苹果在1980 年代遭遇瓶颈,自此步向衰落直到2001 年。

      苹果早期的代表作Apple Ⅱ,也是世界第一款畅销的个人电脑。

  苹果早期的代表作Apple Ⅱ,也是世界第一款畅销的个人电脑。

  硅谷文化的产生,除了由快捷半导体所带动的创业文化和提携后辈的风气之外,硅谷所处的时空背景也是一大关键。当时的硅谷没有大企业垄断发展的机会,甚至游说政府制定偏颇的法律,是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而硅谷主要的半导体和电子产业当时处于大幅成长的时期,各个次领域不断发展,让大公司无法掌控整个行业,只能让各种新创公司瓜分市场。

  兴盛的科技产业和不断发展的经济让硅谷成为一个需要大量人才的地方,而且加州法律禁止竞业条款的存在,这使得硅谷演化出特殊的职场文化。跳槽和挖角在硅谷是日常的一部分,公司愿意为了得到更好的技术人才而开出高薪,也因此使行业内的技术快速流动。这样与众不同的劳动文化,确保了人才的流动性,避免人才都被大公司绑架。

  转型中的1980 年代

  到了1980 年代,虽然IBM 垄断了大型电脑市场,但个人电脑市场尚在百家争鸣的阶段。各项软件让个人电脑的市场接受度大增,销量也迎来了爆发性的成长。而这也代表着硅谷渐渐地从硬件时代进入软件时代,而赛门铁克,Adobe 和EA 都起源于这个阶段。虽然硅谷的软件产业在八零年代尚未能与东岸的软件巨头抗衡,但也已经占有了一席之地。许多公司在资料库管理系统上站稳了脚步,甲骨文更已取得了这个领域的领先地位。

  在半导体产业方面,英特尔在1980 年代遭遇日本公司的强力竞争,不得不弃守DRAM 市场,转向以处理器为主,后来和微软的合作更让这个组合攀上颠峰。而1987 年台积电的成立为硅谷的半导体公司投下震撼弹,晶圆厂不再是这个行业的必备工具,外包晶圆生产将成为未来的趋势。

   远在台湾的台积电也是硅谷变革的其中一环。

  远在台湾的台积电也是硅谷变革的其中一环。

  这个年代的硅谷快速的成长,也带来了快速的致富,这样的机会就如同乐透一般让创业家愿意前仆后继地投入硅谷,创投也乐意在高报酬的机会下承担高风险。但高额利润的诱惑也使硅谷开始出现炒短线的现象,相对于五零和六零年代较考虑长期和技术发展的军事或私人投资,八零年代以后硅谷多了不少以如何在短期内公开上市或被其他公司收购来实现获利为主要考量的创业者。

  硅谷早期到1980 年代的发展以半导体做为主轴,而半导体的成功也带动了其他的科技产业,让硅谷变得更加多元化。而在下一篇中,将描述进入网络时代的硅谷,以及探讨硅谷的成因和特殊性。

 

更多恩智浦(NXP)及科技资讯请关注:
NXP中文官方:https://www.nxp.com/zh-Hans/
NXP中文技术论坛:https://www.nxpic.org/

 

继续阅读
半导体漫漫工艺制程之路

2018年格罗方德与联电声言止步,因此导致全球代工业中只剩下台积电,三星,英特尔及中芯国际四家在列,而其中的英特尔在商业代工业中是个“小角色”,以及中芯国际尚未明确它的时间表,所以全球只剩下台积电及三星两家在代工中争霸。

美国芯片制造商为减少损失已开始游说美政府放宽对华为的禁令

集微网消息,据路透社报道,华为的美国芯片供应商,包括高通和英特尔,正悄悄向美国政府施压,要求放宽对华为的禁令。

在华为、5G事件影响下,台积电联发科已从中受惠

台积电日前虽受华为事件影响,市场预期,相关订单可能从今年第4季开始萎缩,但超微(AMD)来势汹汹、可能拉抬市占率,台积电可望成为主要受惠厂商中,多家机构看好台积电营收可望从下半年开始回温。

官宣:赛普拉斯已被英飞凌以90亿欧元收购

英飞凌科技股份公司与赛普拉斯半导体公司今日公布双方已经签署最终协议,英飞凌将会以每股23.85美元现金收购赛普拉斯,总企业价值为90亿欧元。

赛普拉斯将要被英飞凌收购

由于过去五年半导体行业的收购重组调整,目前市值高达182亿欧元(200亿美元)的英飞凌一直处于观望状态。2017年,因为美国审查主管机关(CFIUS)口中的“构成美国国家安全风险”的缘由,英飞凌终止收购LED大厂Cree的Wolfspeed功率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