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是如何成为互联网科技领域的世外高人的?

分享到:

每当说起国外的互联网发展,我们总是不自觉将目光锁定美国硅谷。那么,要说英国的互联网公司,你能想到什么?

  远在美国硅谷之外,被誉为英国最成功的科技公司,敢和英特尔拍桌子的竞争对手——ARM。和互联网浪潮中默默无闻的英国一样,低调到很少有人听说过这个名字,但这并不影响他“统治全球”的节奏:

  2011年智能手机全球出货4.7亿部,ARM架构芯片占90%;

  功能手机全球出货6.6亿部,ARM架构芯片占95%;

  硬盘和固态驱动器全球出货7亿,ARM占90%;

  数码相机1.5亿台,ARM占80%;

  打印机1亿部,ARM占65%;

  数字电视和机顶盒4亿台,ARM占40%;

  近年还在向智能家居进军……

  可怕的市场占有率,低调的知名度,俨然塑造了一个互联网科技领域的世外高人形象。然而,促成ARM在全球遍地开花的商业模式,既不是深思熟虑,也不是未卜先知,只是因为初创时的ARM实在太惨太穷了。

  1978年12月5日,物理学家赫尔曼·豪泽和工程师克里斯·柯里在英国剑桥创办了CPU公司(79年改名为Acorn计算机公司),主要为英国供应电子设备。

  Acorn很幸运,也非常不幸。幸运的是,Acorn正好赶上个人电脑这波潮流。尤其是1982年,由于BBC《强大的微处理》纪录片的造势,公司奠定了良好的群众基础。BBC与Acorn合作的BBC Micro一炮而红,一下子盈利860万英镑,Acorn因此有了“英国的苹果电脑”这一称号。

      1502

  在此之后,Acorn迈上悲惨之旅。

  "一台售价500英镑的机器,不可能使用100英镑的CPU!"开发新机型时,又慢又贵的摩托罗拉处理器让Acorn望而却步,掉头申请和英特尔合作,又被拒绝,只能赶鸭子上架自己研发。

  花了18个月才做出来的ARM1,和同年英特尔发布的386处理器相比,显得毫无可取之处。于是公司遭遇财务危机,直接结果就是被收购。

  被收购后,母公司安排给Acorn的任务是“各种五花八门的应用研究”,其本质上如同被打入了冷宫,看不到希望的Acorn决定分拆出来。因为太穷,养不起豪华的开发团队,管理层两次试图卖掉芯片设计部门无果。就在这个时候,英国的苹果遇上了真正的苹果,他们拉来苹果公司合资成立了ARM。

       1503

  事实上,ARM并没有因为抱上大腿,就一下子走上人生巅峰。还是因为太穷,总部办公室只能设在一个18世纪的谷仓。第一张会议桌都是CEO和家具销售员抛硬币赢来的。CEO还想在酒吧打台球赢一套有抽屉的桌子,但失败了。ARM的工程师们只能在没有抽屉的桌子上工作。

  如此艰难的办公环境,并没有产生故事中的转折。苹果投资这个毫无存在感的小公司,是看中了ARM功耗小又便宜的芯片,但很遗憾,双方合作的掌上电脑又以失败告终。

  和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越战越勇的ARM从始至终充溢着突破重围的决心。被收购后意识到前景无望,就时不时找母公司谈心,找机会分拆出去。

  “我们强迫他们表态,这个挑衅性的举动很可能会解雇我们。但无论什么时候,一项技术可能在实验室中出现,母公司都有权首先得到它,然而,如果母公司无所作为,就会失去这种权利。”

  ARM开始像一个独立的商业化公司那样去运作。在产品研发上,深知胳膊拗不过大腿,避开在电脑领域大行其道的英特尔CISC指令,转而开发不被市场看好的RISC精简指令。与此同时,重新定义产品的核心:低成本,低功耗,高效率。

  因为太穷,并没有资金做芯片的后续生产,ARM又做了一个决定:既不生产芯片,也不设计芯片,只设计中央处理器,授权给半导体公司使用,对方可以在ARM技术的基础上添加自己的设计DIY。

       1505

  这种被逼无奈的产品定位和商业模式,在个人电脑和高性能处理器统治的年代,反响平平。直到1993年,ARM才通过和诺基亚合作的6110手机首次实现盈利,摆脱财务危机。这时候厂商们才发现,ARM的芯片居然如此适合手机。

  移动时代的到来,人手一部手机背后牵扯着的利益链,眼馋的英特尔终于按耐不住踏足ARM的势力范围,这让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两家有了交集。

  也正是这种历经苦难的魄力,让ARM面对英特尔时喊出:“英特尔想通吃电脑和手机两块市场,我们要说NO!为什么它能进入我的地盘,我就不能直接跑到PC市场上去呢?”

  不论从估值还是营业额上看,ARM和英特尔对比惨烈,他的口号看上去更像是一厢情愿的自high和刻意营销。但事实上,名不见经传的ARM才是隐藏最深的幕后操控者,始终站在半导体产业链上游中的上游。

  不同于英特尔这些高性能大功耗处理器在移动时代的迷茫与尴尬,ARM一直以来坚持的低耗高效撞上21世纪的移动互联网,就是指数型爆炸增长。

  在其开放授权的商业模式下,基本上全球所有的半导体大佬都成了ARM的合作伙伴。开发新产品时,这些公司都不再需要消耗大把的时间,精力和成本从头设计研究芯片架构,相反,他们只需要查看一下ARM公司的芯片名册,购买,然后添加自定义设计就行。

  ARM向这些客户收取年费或者使用费,甚至同一个技术可以重复收费,并用这些利润研究下一个技术。iPod创始人托尼曾这样评价:“他们的创新就像疯了一样,挣的钱反过来继续支持创新。”

  在2014年,ARM有一半收入来自于一款5年前的设计。只要是计算类产品,从咖啡壶到大公司的数据中心服务器,ARM设计的芯片几乎无处不在。

        1507

  这种售卖知识产权的模式更是让ARM处于行业价值链顶端,客户无论盈亏,都与ARM无关,他就一直在那里卖创新。

  此时的英特尔还沉醉在大国迷梦中:“只要大型公司没有转变战略,ARM公司永远不可能超过英特尔。”

  当谷歌联合三星、惠普一起生产以ARM芯片为基础的笔记本电脑,微软也宣布Windows支持ARM处理器时,英特尔终于意识到挑战者的来势汹汹。

  现在,英特尔将要PK的对手绝不只是ARM,而是其背后的整个“ARM联盟”。

 

更多恩智浦(NXP)及科技资讯请关注:
NXP中文官方:https://www.nxp.com/zh-Hans/
NXP中文技术论坛:https://www.nxpic.org/
NXP新浪微博:https://weibo.com/nxpsemiconductors

继续阅读
国内4G普及率接近 84%,与日韩仍有较大差距

据工信部《2018 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已建成全球最大 4G 网络,2018 年新建 4G 基站 43.9 万个,总数达到 372 万个,4G 网络向纵深覆盖,人口密度较大的农村地区均已实现较好覆盖,网络能力提升拉动 4G 用户规模快速扩大。

无感支付已全面覆盖高速公路,春节回家更便捷

过去的2018年里,伴随着微信、支付宝移动支付逐渐成为大众的生活消费方式,原有如停车场、高速收费站等这些特殊的场所也迎来了收费方式的变革,而这场变革相较于大众在商业消费环境中的移动支付方式来说似乎更猛烈一些,因为它是无感支付!

挤牙膏大厂成为众矢之的?曾经的霸主为何陷入十面埋伏

2016 年,Intel 数据中心部门销售额为 172 亿美元,营运利润高达 75 亿美元,Intel 对此十分自豪,并在广告上称:「98% 的云服务器都使用 Intel 的晶片」。 虽然,目前 Intel 在 PC 和服务器 (Server ) 芯片两大市场依然占据着超过 80% 的市场份额,但是全球 PC 出货量已经从高峰时期的 3 亿 5000 万台下降到了 2 亿 6000 万台,留给 Intel 的已不是份额增长的空间。

英特尔投资50亿美元以色列扩建工厂,以色列政府将继续向英特尔提供补贴

针对英特尔拟投资50亿美元扩建工厂的计划,以色列政府今日同意给予英特尔7亿谢克尔(以色列货币单位,约合1.85亿美元)的政府补贴。英特尔是以色列最大的雇主和出口商之一,英特尔的许多新技术都是在以色列研发的。到目前为止,英特尔已在以色列投资约350亿美元,是以色列科技领域最大投资者,在以色列拥有一万多名员工。

大数据对我们每个人的重要性日益增长,将成为一个时代

大数据逐渐渗透我们的日常生活与每个角落,大数据产生于各行各业,这场变革也必将影响到各个行业,因此,机遇也蕴含其中。时代飞速发展,大数据对我们每个人的重要性日益增长,影响和改变我们的生活,这也意味着大数据将成为一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