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与运营商的“围城”

分享到:

“实际上运营商的生意真的很不错。”在中国移动的发展论坛上,UC优视CEO俞永福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在他看来,互联网企业里一年营收能够达到中国移动一天利润——3亿——的企业数量不超过两位数。而对于中国移动而言,腾讯或者阿里巴巴超过4成的利润率同样是运营商无法企及的目标。

于是在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市场,一面是互联网企业削尖了脑袋希望挤入电信市场,例如Google拍卖频谱或者苹果的Facetime;一面是电信运营商天天提倡互联网式发展,例如中国移动的MobileMarket或者NTTDoCoMo的“i-mode”。似乎今天的互联网与运营商之间已经形成一个围城,城里的人拼命想挤出去,城外的人却渴望城里的生活。

其中的缘由何在?如此貌似多元化的发展利弊如何?

一个符合常理的原因在于企业的增长动力,任何一个企业都有做大做强的欲望,如同Google或者中国移动在自身领域已经占据超过7成的市场份额,对外扩展或许是增长的捷径。而对于企业而言,这更多是一种试错。如同Google鼓励员工把20%的时间投入到与工作无关的研发中,企业同样需要新的尝试寻找新的市场。如果没有这种尝试,Google的主营业务也许仍将局限于搜索,Gmail与Googleearth永远不会出现;如果没有这种尝试,苹果的主打产品将仍旧局限于Mac,iPhone、iPod……仍将停留于构思中。即便对于市场,大众同样欢迎这种迎来新的竞争者的“鲶鱼效应”,因为这会推动市场竞争。

但是为何多元化的征途中,赢者寥寥,输者众多。根据互联网的最新观点,这属于“微创新”的范畴。纵观苹果的创新观点,从小众产品的iPodClassic到iPodtouch直至iPhone、iPad,一条清晰的脉络足以呈现出苹果的成功秘笈——成功同样并非石破天惊,而是细水长流。

聚焦于以中国移动为代表的运营商,其创新的基石又在哪里?IDG的著名合伙人熊晓鸽给出了一个有趣的对比,在北美股市上,与中国移动市盈率最为接近的公司主要领域在市政、电力或者燃气。这或许点明了运营商的真正属性——基础设施。在全球范围内,领先的日本市场已经给出了答案,NTTDoCoMo与软银的ARPU值回升并非主要依赖于数据业务,流量费的增加才是真正的王道。

正因为如此,当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提出流量精细化经营时,中国移动在未来的角色已经明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商。尽管管道的名称并不好听,但是消费品市场“渠道为王”却给出了相反的答案。从生产者到消费者的产业链哪个环节能够赢得主导权,所需要的不仅是看似重要,更在于对自身环节的有效把控,这也是智能管道的真谛。
 

继续阅读
中国移动“5G消息”:能否抢占市场先机?

5月11日,由中国移动推出的名为5G消息的App在苹果应用商店和部分安卓应用商店上线还未满一天,便匆匆下架。目前,除了联合其他运营商发布《5G消息白皮书》和此次上线5G消息App,外界暂时看不到中国移动在这方面的更多动作。

中国移动:5G登上珠峰没那么容易,但意义重大

2020年4月开始,中国移动正式启动“5G上珠峰”活动,详细制定了5300/5800/6500阶梯海拔网络建设方案。截止4月30日下午,在珠峰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开通全球海拔最高的5G基站,实现5G信号对珠峰北坡登山线路及峰顶的覆盖。

聚焦新基建,三大运营商加快5G建设

为带动国内经济对冲疫情影响,包括5G、数据中心等在内的“新基建”被重点推出。其中,5G被确立为“新基建”的领军概念。3月份,中国移动公布了总额371亿元的2020年5G二期无线网主设备集采方案,华为(57.25%)、中兴通讯(28.68%)、爱立信(11.45%)和中国信科(2.62%)中标,华为、中兴通讯、爱立信3家企业占了该订单近九成的份额。

中国移动5G信号冲上珠峰峰顶,实现全覆盖

4月20日,中国移动自今年4月以来正式启动的“5G上珠峰”专项行动取得实质性进展,为保障好此次行动,中国移动共派出150余名员工负责建设与维护保障。

建一个5G基站到底要多事少钱?中国移动告诉你

中国移动已全面完成5G一期工程建设,在50个城市实现5G商用。目前已全面启动5G二期工程设备测试和采购等工作,力争2020年底5G基站数达到30万,确保2020年内在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提供5G商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