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模式因何失效

分享到:

从最早的电子手表/电子玩具、电话机/传呼机、VCD/DVD/家庭影院、MP3/MP4到手机,山寨电子产业一路走来,声势越来越浩大,到山寨手机产业达到巅峰,如今为何受阻于上网本产业?

山寨产业链的本质,是蚂蚁雄兵组成的巨型虚拟企业,是一群弱小的企业,面对大企业设置的技术、管理、品牌和规模等障碍,通过某种形式的合纵联横,形成的一种产业组织模式——数字时代电子产品标准化和模块化,也支持这种“蚂蚁搬家式”的山寨产业集群。这种产业组织模式,特别适合“低成本、多样化/个性化、变化快”的消费电子行业。

例如,如果把山寨手机产业看作一个巨型虚拟企业的话,它有一个研发部(MTK),上百个工程部门(方案设计公司),上千个产品项目组(山寨机企业),下游还有遍布全世界的营销网络。这个体系集大企业和小企业的优势于一体:一是由于技术和物料标准化,有大企业的规模效应和低成本;二是虚拟企业的组成单位又是独立的小企业,非常有活力和效率,他们通过功能、外观和市场渠道等的一些创新和差异化,满足多样化/个性化和变化快的需求,同时体现各自的价值,形成良性竞合。

不过,上网本作为IT产品的属性,使得山寨产业分工模式很难有用武之地。因为IT产品讲究功能和规格,成本透明,消费者购买时注重硬件规格、价格和品牌这些硬性的东西,外观/个性化并不是重点——过去20年来,笔记本的外观基本上没有变。这造成两个结果,一是成本透明,上网本的利润空间有限,新兴厂商机会有限;二是山寨厂商无法通过多样化/个性化和变化快体现各自价值,很容易同质竞争和产业整合。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还没有家电和消费电子背景厂商在PC产业非常成功的案例

事实上,目前绝大部分山寨本厂商所做的就是购买公板、公模/壳料和标准零部件,组装出货,比做山寨手机还简单——在山寨手机产业链中,山寨机企业还负责创意(外观设计/开模)和复杂的项目管理工作(采购管理、外包管理、项目进程管理等等),有自己的核心价值。“一份付出,一份收获”,如此“低”的门槛,意味着山寨本厂不可能有大的生存空间。

因此,无论是威盛,还是ARM阵营厂商,都在大力强调上网本的消费电子和娱乐特性,淡化其IT产品属性,尤其是ARM阵营还提出了一个Smartbook的概念,试图和Netbook区别开来,可谓用心良苦——因为一旦上网本摆脱死板的电脑形象,变得消费化和时尚化,消费者就不会斤斤计较它的价格,纠缠于CPU主频是多少和是否采用Windows,更关心它的时尚性和个性,新兴/山寨厂商的机会就来了。在8月末的飞思卡尔开发商论坛上,飞思卡尔的一位高管就没有介绍其用于上网本的高端ARM处理器性能,而是大谈工业设计,讲述飞思卡尔如何调研青少年期待的上网本外观、屏大小和人机界面等等,试图将上网本消费化。

因此,未来山寨本厂商的机会可能并非目前这种作为低端笔记本的上网本。问题是,上网本能超越笔记本的概念,变成人人想要的消费电子产品吗?
继续阅读
ADI:高性能模拟技术和半导体如何赋能新基建?

“新基建”已然成为2020年中国经济热词。作为新兴技术和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新基建正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形成规模庞大的数字经济产业。前景不言而喻,因此引发千军万马、群雄逐鹿。作为新基建底层技术支撑的全球高性能模拟技术提供商和领先半导体厂商,ADI已深刻参与并体察到诸多一线产业合作伙伴在新基建浪潮下积极推动的创新变革以及由此创造的无限商机!

半导体行业下一块“矿源”——汽车电子

一辆特斯拉Model3中使用的半导体产品价值大约1500美元。随着智能手机对半导体市场拉动呈现疲态,车用半导体却保持了持续高增长的势头。未来汽车有望取代智能手机成为半导体行业最强有力的应用市场。

Gartner公布:2019全球半导体较18年下降12%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Gartner公布的最新研报,2019年全球半导体营收共计4191亿美元,较2018年下降12%。造成下降的原因是DRAM市场供过于求,以及中美贸易战对销售影响,市场的动荡也让英特尔取代三星电子重新夺回了市场第一的位置

IDC发布新冠疫情对半导体市场产生的影响

市场研究公司IDC发布最新报告称,新冠病毒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得到重视,并对全球技术供应链产生了深刻影响。

一文带你领略六个影响半导体发展进程的中国人

1947年12月,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肖克利、巴丁和布拉顿组成的研究小组,研制出一种点接触型的锗晶体管,这是全球第一个半导体器件。在半导体发展的70多年历史中,中国人依靠聪明才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