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大亨巨资突进冲击半导体代工四大格局

分享到:

      未来的全球半导体代工业,也许将会出现这样一个局面:4个亚洲人与1个中东石油大亨全面格斗。

  你一定知道全球前四大半导体代工企业,即台积电、联电、中芯国际、新加坡特许,它们都源自亚洲。

  而中东石油大亨,则是中东国家资本阿布扎比控制的全球代工新贵Global Foundries。

  这名字可能有点陌生。不过,如果知道它脱胎于处理器巨头AMD的制造业的话,那你也许会对它报以惊奇。

  这个新来者似乎并不畏惧现有的竞争局面。它正以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试图瓦解“四大”企业造就的秩序:挖角台积电、联电,并购新加坡特许。

  “如果中东人不是玩一票的话,我认为,未来半导体代工业格局一定会发生变化。”半导体产业研究专家莫大康对CBN记者表示。

  中东大亨抢代工

  GlobalFoundries源自AMD。后者由于一项54亿美元的并购案,导致债台高筑,在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下,去年,这家公司无奈剥离了旗下半导体制造业,引进了中东国家的资本。

  接手者为阿联酋的两家国营风投企业“先进技术公司”、“穆巴达拉公司”。它们为新的公司起名GlobalFoundries,中文直译为“全球代工企业”,宽泛的意味里,确有点全球的气度。

  中东财大气粗。事实上,早在2007年,穆巴达拉公司便已拿出6.22亿美元收购了AMD大约8.1%的股权。此次,它们承诺,初期将对新公司投资21亿美元,其中7亿美元直接付给AMD,未来5年,将继续投资36亿至60亿美元,尤其是完成德国厂的技术改造,并尽快建设纽约厂。目前,AMD正在等待纽约州的资金补贴。

  但中东人有意扭转AMD制造业此前的接单模式,即不再只服务于AMD自身,而是将走向新的代工模式。

  “这个石油美元式企业的诞生,可以说是全球半导体产业的标志性事件。”莫大康说,它表明,代工业已经取代早期一统天下的IDM模式(垂直一体生产),成为主导力量。

  这一事件让老对手英特尔甚感“唇亡齿寒”。因为,AMD从此将借助外在力量与它延续PC处理器领域的“二人转”了。因此,几乎在第一时间,英特尔试图阻止这一新企业的诞生,它立刻对AMD发出警告,声称如果它将来自英特尔的技术授权转至GlobalFoundies手中,将给它颜色看。

  英特尔的阻挠没有生效。今年3月,GlobalFoundies正式落户美国加州硅谷。它的董事长仍是英特尔高管的老对手——身体强壮、面目冷酷的前AMD董事长鲁毅智。

  咄咄逼人的人才突袭战

  这个中东石油大亨真是咄咄逼人。成立没几天,它就对目前的市场老大台积电很不舒服,直接发动了一番人才突袭战。

  上个月,这家公司先将台积电美国SanJose设计中心总监SubramaniKengeri招至旗下,随后策反了台积电大客户Altera负责代工技术营运的副总裁CurtisMojy Chian。

  Kengeri可是台积电与英特尔前不久上网本平台合作案的穿针引线人,如今投靠中东对手,或许将对台积电与英特尔合作产生某种影响。而Chian也是声名远扬,他是台积电与大客户Altera之间最新技术服务的负责人。
继续阅读
ADI:高性能模拟技术和半导体如何赋能新基建?

“新基建”已然成为2020年中国经济热词。作为新兴技术和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新基建正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形成规模庞大的数字经济产业。前景不言而喻,因此引发千军万马、群雄逐鹿。作为新基建底层技术支撑的全球高性能模拟技术提供商和领先半导体厂商,ADI已深刻参与并体察到诸多一线产业合作伙伴在新基建浪潮下积极推动的创新变革以及由此创造的无限商机!

半导体行业下一块“矿源”——汽车电子

一辆特斯拉Model3中使用的半导体产品价值大约1500美元。随着智能手机对半导体市场拉动呈现疲态,车用半导体却保持了持续高增长的势头。未来汽车有望取代智能手机成为半导体行业最强有力的应用市场。

Gartner公布:2019全球半导体较18年下降12%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Gartner公布的最新研报,2019年全球半导体营收共计4191亿美元,较2018年下降12%。造成下降的原因是DRAM市场供过于求,以及中美贸易战对销售影响,市场的动荡也让英特尔取代三星电子重新夺回了市场第一的位置

IDC发布新冠疫情对半导体市场产生的影响

市场研究公司IDC发布最新报告称,新冠病毒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得到重视,并对全球技术供应链产生了深刻影响。

一文带你领略六个影响半导体发展进程的中国人

1947年12月,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肖克利、巴丁和布拉顿组成的研究小组,研制出一种点接触型的锗晶体管,这是全球第一个半导体器件。在半导体发展的70多年历史中,中国人依靠聪明才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