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思卡尔技术助力中国TD-SCDMA网络建设

标签:TD-SCDMADSP
分享到:

  飞思卡尔半导体正利用深厚的行业关系和广泛的无线基础设施设备,加速建立中国时分同步码分多址技术(TD-SCDMA)网络。

  TD-SCDMA是第三代无线标准,正在中国进行广泛部署。据中国TD-SCDMA技术论坛数据表明,到今年底,TD-SCDMA将在30个城市完成部署,达到三百万用户,并在2009年第四季度达到15%的全国普及率。

  “飞思卡尔无可比拟的半导体产品为我们的供应商提供了快速部署TD-SCDMA所需的核心构筑块,”TD-SCDMA技术论坛秘书长王静博士表示,“我们非常高兴能够拥有像飞思卡尔这样世界级半导体公司,运用他们的核心竞争力、洞察力和技术来推进TD-SCDMA的部署。”

  飞思卡尔技术在TD-SCDMA网络中的采用正日渐增多。最近,中国顶级TD-SCDMA芯片组厂商展讯通信有限公司将飞思卡尔MC34673电池充电器IC用于其TD-SCDMA 8800D平台。此外,几家中国顶级TD-SCDMA 设备制造商也利用基于StarCore™技术的先进DSP。飞思卡尔市场领先的PowerQUICC®处理器广泛部署在整个中国的TD-SCDMA网络中。

  “飞思卡尔拥有丰富的DSP、微处理器和RF技术系列,非常适合于创建先进的TD-SCDMA设备,” 飞思卡尔副总裁兼亚太区总经理汪凯博士表示,“我们产品的广度和品质正帮助我们在TD-SCDMA市场赢得广泛的赞誉。我们期待着持续增长,并在中国TD-SCDMA基础设施构建中发挥重要作用。”

  飞思卡尔是先进的无线通信领域的技术和市场领导者,能够提供尖端的网络基础设施内核产品。作为世界顶级无线企业的经过验证的、可信赖的合作伙伴,飞思卡尔一直致力于帮助世界领先制造商在重大部署中采用尖端技术。利用其多样的技术系列(包括StarCore ™DSP和 PowerQUICC® 通信处理器, 以及专门针对TD-SCDMA进行优化的RF设备),公司能够向制造商提供实现下一代网络要求所需的性能、功率及使能功能的硅解决方案。

  2007年飞思卡尔推出了行业首个针对TD-SCDMA应用而优化的多级RFIC。经过优化的飞思卡尔MW6IC2240NB RFIC的高输出水平让OEM能够把部件数量从两三个减少为一个,从而节省了主板空间,降低了功耗和成本。公司继续投资TD-SCDMA技术,不久将推出下一代RF产品。

  飞思卡尔自1992年开始在中国运营,并继续支持中国的技术开发。该公司是第一批在中国建立半导体设计和制造机构的美国公司。去年,该公司的成都设计中心宣布投入使用,成为飞思卡尔TD-SCDMA技术开发的重要基地。该中心还对下一代RF产品的创建,以及推进微处理器实现技术起到积极的作用。

  关于飞思卡尔半导体

  飞思卡尔半导体是全球领先的半导体公司,为汽车、消费、工业、网络和无线市场设计并制造嵌入式半导体产品。这家私营企业总部位于德州奥斯汀,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机构。飞思卡尔半导体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之一,2007年的总销售额达到57亿美元。如需了解其他信息,请访问www.freescale.com

继续阅读
恩智浦打造更安全、更智能的AI-IoT新引擎,机器学习新革命或将来临

为了实现保护物联网边缘设备和云至边缘连接安全的愿景,恩智浦半导体将强化的安全子系统和软件生态系统合并成安全执行环境(SEE),以增强可信性、隐私性和保密性。在公司新推出的基于Cortex-M33的解决方案LPC5500微控制器和i.MX RT600跨界处理器中,这些新安全特性形成主要亮点。

AI挥别云端牵手边缘,全新架构帮助其顺利入围

随着人工智能(AI)能力从云端转向边缘,芯片制造商必然会找到可行的方法,在更小、更高效,且成本更低的设备中实现各种AI功能,比如神经网络处理和语音识别等。

所谓的人工智能芯片,就是很多个DSP的叠加?

  所谓人工智能,根据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的定义,就是“让机器行为看起来就像是人所表现出来的智能行为一样”。不过虽然这句话理解起来很简单,想真正实现却非常困难。在人工智能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划分出两个发展阶段:强人工智能和弱人工智能。

“华睿1号”——填补了我国多核DSP领域的空白

“华睿1号”是中国电科14所牵头研制的国内首款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高端四核DSP芯片填补了我国多核DSP领域的空白。经过七年艰苦卓绝的奋斗,芯片设计、软件开发、平台研制、应用验证等工作顺利完成,目前华睿1号信号处理平台已成功应用于十多型雷达产品中,为我国雷达装备高端处理芯片国产化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往昔历历在目,今朝点点于心。

TD-SCDMA部分基站退网为何再次引发价值争论

近日,中国移动部分省份将早期TD-SCDMA基站退网一事被误读为大范围退网,又一次引发业界对TD-SCDMA价值的争论。而对于TD-SCDMA价值应该如何评估的这场舆论战,因为事关“中国式创新”的发展路径,事关运营商的切身利益,事关5G创新,甚至事关更广意义上的中国科技创新的判断和评价,因此现在辩论TD-SCDMA价值其实是有着现实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