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半导体业增速大幅回落 企业盼政策救市(1)

分享到:

  “产业低潮,危机又来了,大家日子不好过,这个时候对政府诉诉苦也好。”前晚,上海一家半导体制造企业高层有些无奈地对记者说。

  他所谓的“诉诉苦”,是指几日前,上海市经济信息委员会相关人士到上海集成电路行业协会调研,由于多家半导体企业参与,结果成了“诉苦”会。

  本报获悉,与会企业大约10家。包括中芯、华虹NEC、宏力三大半导体代工企业,华虹集成、展讯等设计企业以及安靠等封测企业,涉及芯片整个产业链上下游。

  赛迪顾问半导体分析师李珂表示,这一“诉苦”会的背景是本土半导体产业增速大幅回落,“去年增幅大约20%,今年增幅可能只有不到5%。”

  18号替代文件仍未出

  “大家观点都差不多,不是直接要钱,主要是要政策支持。”上述人士说。大家想要的政策,则希望是18号文件替代政策、增值税税收政策以及融资难题等多项问题。

  截至目前,尽管有信息产业“十一五”规划、《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等宏观纲等政策支撑,但更为具体的产业政策一直处于搁置状态。

  最尴尬的当然是原18号文(《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在2004年中美贸易谈判后,中国废止了这一文件中所涉的增值税“即征即退”规定,之后相关方面推出132号文(专项基金)以作缓冲,但因基金额较小(不足10亿美元),平摊给企业,根本无法形成真正帮助。

  随后3年,产业界一直呼吁18号文件替代政策出台,但至今未闻声音。

  税收压力

  消息人士表示,政策处于真空状态,而税收压力却已令制造企业着急。

  记者获悉,半导体制造项目原来适用的“5免5减半”税收优惠,目前并非不收,而是缓收。

  中芯代表表示,希望国家税收优惠政策能真正落实。此外,明年1月1日全国将实施增值税转型改革。其中规定,企业新购专项设备所含进项税额,不再采用退税办法,而是规范抵扣办法。由于目前半导体产业设备主要靠进口,这意味着,未来新的制造项目,投资成本将大增。

  上海集成电路行业协会秘书长蒋守雷举例说,新建一个12英寸项目,此前总投入约15亿~30亿美元,但现在投入则要高出4亿美元左右。

  设计企业则呼吁创新融资渠道。本土AVS标准企业龙晶半导体CEO梁春林对本报表示,设计企业由于固定资产少,缺少抵押条件,在获得银行贷款方面相对艰难。

继续阅读
芯旺微电子:若要追求半导体自主,需先构建自主技术生态系统

当下“追求半导体自主”的口号变得愈发响亮,但仅仅完成国产化替代的过程,国内半导体行业能成长起来吗?

从中美贸易争端中受益甚微?报告显示韩国半导体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减弱

据businesskorea报道,一份分析报告说,韩国半导体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减弱。韩国国际经济政策研究所(KIEP)7月7日表示,韩国从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中受益甚微。

ADI:高性能模拟技术和半导体如何赋能新基建?

“新基建”已然成为2020年中国经济热词。作为新兴技术和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新基建正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形成规模庞大的数字经济产业。前景不言而喻,因此引发千军万马、群雄逐鹿。作为新基建底层技术支撑的全球高性能模拟技术提供商和领先半导体厂商,ADI已深刻参与并体察到诸多一线产业合作伙伴在新基建浪潮下积极推动的创新变革以及由此创造的无限商机!

半导体行业下一块“矿源”——汽车电子

一辆特斯拉Model3中使用的半导体产品价值大约1500美元。随着智能手机对半导体市场拉动呈现疲态,车用半导体却保持了持续高增长的势头。未来汽车有望取代智能手机成为半导体行业最强有力的应用市场。

Gartner公布:2019全球半导体较18年下降12%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Gartner公布的最新研报,2019年全球半导体营收共计4191亿美元,较2018年下降12%。造成下降的原因是DRAM市场供过于求,以及中美贸易战对销售影响,市场的动荡也让英特尔取代三星电子重新夺回了市场第一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