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持半导体产业应从市场入手

分享到:

 1956年,中国半导体产业诞生于“向科学进军”的号角声中,此后30年间,初步建立起了完整的半导体产业链。在这30年中,我国政府对半导体行业给予大力支持,但在强调注重科研和配套能力的同时,对产业化和市场化的重视和扶持力度还远远不够。

  1986 年,国务院对集成电路实行4项优惠政策,这说明国家已经认识到扶持该产业的重要性。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又先后实施了908工程和909工程,以期实现半导体产业的跨越式发展。然而,在美国、欧洲、日本所积累的先发优势面前,按照传统的发展模式,我国大陆半导体产业已经很难寻觅到发展空间。也就在这一时期,我国台湾地区依靠创新的产业模式,以集成电路芯片代工作为切入口,开创了半导体产业的新天地。

  进入本世纪,随着国务院18号文的发布,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进入了一个高速增长时期。9年来,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中国半导体产业的进步有目共睹:制造业产能迅猛扩张,工艺技术与国外先进水平的差距不断缩小,IC设计队伍也不断壮大。回过头来审视这些年的发展历程,有一些经验值得总结。

  我国集成电路企业在市场上过分依赖出口,而我们的政策对集成电路企业与整机企业的互动缺乏有效的鼓励和指导,使得内需市场对集成电路产业的带动力度较小。对集成电路支撑业的扶持不够,使得原材料和设备企业无法与制造业同步发展。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有待加大,这是企业不断投入创新的前提条件。地方政府不能协同作战,分散了对集成电路制造业的扶持力度,更极端的情况是,地方政府为招商引资而恶性竞争,不切实际地提供优惠政策,一方面使投资者被短期利益所吸引而忽视了潜在的风险,另一方面当许诺的优惠政策难以完全兑现时,又挫伤了投资者的积极性。

  时至今日,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无论采取何种发展模式,其出发点和归宿最终都只能归结到两个字,就是“市场”。市场在哪里?答案其实很简单:就在中国。如何依靠政策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和内需市场的有效衔接,是值得决策者深思的问题。

  对于企业的投资和其他市场行为,政府不应过多干预;但对于各级地方政府在集成电路领域的产业规划,中央政府和行业主管部门是可以发挥作用的。对地方政府而言,向投资者免费提供土地乃至厂房可以视为正常的招商引资手段,但是整条生产线由政府掏钱建设并聘用管理团队代为经营,这种高投入、高风险的模式似乎不值得推广。

  创新是集成电路产业的生命之源,如果没有完备的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体系和相应的执法能力,创新就只能流于空谈。在创新成果无法得到法律保护的情况下,企业的创新热情何在?政府应该进一步为半导体企业创造公平、公正的发展环境,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

继续阅读
推动半导体与汽车产业深度融合,恩智浦在行动!

2018年全球半导体市场销售额年增13.7%,达到4688亿美元,其中面向车用市场的销售成长迅速,车载半导体产业展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与此同时,以物联网、5G、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电子信息产业创新技术不断涌现,并与汽车产业形成高度互动,助推着汽车产业的转型升级。两个产业正在相互影响相互融合。

深圳国际半导体展览会暨论坛6月14日开幕,行业巨头聚焦未来半导体发展趋势

近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公布,而这也将吸引相关产业项目在大湾区落户,推动大湾区集成电路产业链的完善。而在去年10月,广州、深圳、珠海、香港和澳门五地的半导体组织也正式联手结盟,宣布成立粤港澳大湾区半导体产业联盟,联盟成员将共建包括芯片测试、EDA、IP、人才培训和产业孵化在内的一系列服务支撑平台,构建粤港澳大湾区半导体产业生态,提升粤港澳大湾区半导体产业的整体竞争力。

战略转型的格芯资产再“瘦身”,300mm晶圆厂已被收购

当地时间4月22日,安森美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与格芯宣布,已就安森美半导体收购格芯位于美国纽约州东菲什基尔的300mm工厂达成最终协议。收购总价为4.3亿美元,其中1亿美元在签署最终协议时支付,剩余的3.3亿美元将在2022年底支付。

996运动即将波及中国芯片设计行业?未来团队管理成重要发展瓶颈

996.ICU,听起来很心碎,轻松有钱的工作都是别人的,苦逼的工作才是自己的。人各自有命,只是人生的际遇不同,过程和结果也就不同。改变,属于每一个人的机会和追求。

摩尔定律已经发展到了尽头,美国如何能继续领跑半导体行业

半导体行业协会(SIA)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中给美国政府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呼吁政府在半导体产业采取大胆的政策,确保美国在未来50年也能在半导体领域保持领先地位,在这份报告中,SIA还指出了令人激动的三个“必赢”技术。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