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探索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新模式

分享到:

 在金融危机下,中国半导体业开始放缓速度,如果从以外销为主的中国市场看,这也是正常的。可能危机对于中国真是个契机,因为全球众多的厂商正面临市场萎缩,而中国强大的内需市场正好是推动中国设计业变革的最好时机,所以深圳的变化可能印证这一点。

  国内IC设计业最大的伤处有两点:一是无法与国内终端厂商有效的结合,另一个是企业多、规模小,很难跨越5亿美元以上的门槛。然而,此次来深圳有一个新的感受,那就是,深圳地区正试图探索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新模式。

  比亚迪并购中纬半导体

  众所周知,比亚迪成立于1995年,原先是一家电池制造厂,后又转战于汽车制造业,2008年销售额为1.55亿美元。08年10月以1.7亿元并购宁波中纬6英寸半导体生产线,成为中国半导体业中的一匹黑马。

  它的成长颇具传奇色彩,它是在三洋之后全球第二大电池制造商,全球市占率达15%。有股神之称的巴菲特其手下的中美能源控股公司于08年以18亿港元入股比亚迪。公司总裁王传福声言在2025年时将成为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专心致力于电动汽车。

  从目前态势看,比亚迪试图从垂直整合产业链思路出发,首先抢占未来电动汽车中最关键的大功率闸流管、IGBT生产,所以并购6英寸中纬也有其必要性。

  实际上他也开创了从终端应用厂延伸到半导体元件制造厂,即IDM延伸到终端产品的先河,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及长远的发展策略,至少在中国是一种全新的尝试,与日本松下、索尼等有相似之处,值得业界期盼。

  华为分出海思半导体

  2008年中国十大IC设计业排名出炉,位于深圳的海思以30亿元名列榜首。但是2008年海思对华为之外的销售营业额应当不超过1000万美元,09年的目标应在4000万美元。

  海思认为仍在华为旗下不利于其自身发展,而需要与终端产品脱离,单独成为一家fabless公司。由于发展的侧重点不同,海思很难张开翅膀飞翔,所以独立出来但仍以服务其母公司华为为主,也不失是步好棋。不过,由于在同一系统内部实现销售,让人对其销售额产生一定的质疑。

  近期华为出产一款基于K3和NXP BB的Windows Mobile智能手机,市场价只有800元,而且据媒体介绍,K3已经通过微软的LTK测试。若真是如此,这款K3应当是大陆第一款通过微软LTK测试的CPU。其实设计一款ARM CPU相对来说并不难,难就难在解决底层软件问题。一旦海思能够通过LTK测试,说明中国处理器行业又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表明在智能手机上具备了与国外豪强,特别是联发科MTK抗衡的基本资质。

继续阅读
中美贸易战影响之下,半导体行业也被裁员风波席卷而入

近日,全球第二大封测厂Amkor公布 2018 年第四季暨全年财务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第4季营收为10.81亿美元,毛利率16.9%,每股税后盈余0.12美元,比上季衰退,其中获利腰斩。尽管高于市场预期,但是受到整体行业影响,台湾分公司传出裁员消息。

台湾半导体企业家认为暂时向大陆施压,并非真的想摧毁大陆的半导体产业

台湾新竹市作为半导体产业的全球性聚集地,被称为“台湾的硅谷”。在当地的技术人员之间,中美在高科技领域的主导权之争是热议话题。中国大陆能否凭借压倒性的资本实力成功培育出半导体产业?还是美国加强压力抑制住中国大陆?记者与多位台湾工程师讨论后发现,不少观点预测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产业将崛起。

半导体制造芯片惨遭中美贸易战波及,半导体行业大头纷纷中招

贸易战重伤中国高科技产业,打乱半导体产业布局,2019年中国半导体产业产值下滑16.2%,创近五年来最低,以中国大陆为震央开始波及邻近东北亚地区对中国半导体产品输出大幅锐减,日、韩及台湾去年12月对中国半导体设备输出均出现双位数大衰退,其中日本较高峰期更巨幅减少五成。

华为海思涉足广泛而且发展迅速,现如今被多个巨头开始市场狙击

得益于华为从资金到市场的支持,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在过去多年里发展神速,所涉足的多个领域在市场上也口碑良好,公司也获得了国内乃至国外用户的认可。尤其是因为近半年在麒麟、鲲鹏和昇腾等多方面的接触表现,海思半导体俨然中国集成电路实力的象征。但即使强如华为海思,也在面临着强大的挑战。

EUV设备厂家爆出技术细节,光刻技术的发展会如何前行

用于高端逻辑半导体量产的EUV(Extreme Ultra-Violet,极紫外线光刻)曝光技术的未来蓝图逐渐“步入”我们的视野,从7nm阶段的技术节点到今年(2019年,也是从今年开始),每2年~3年一个阶段向新的技术节点发展。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