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潮:创新造就中国半导体大王

分享到:

   也许是改革开放的地缘造化,世纪交替的长三角成为一个商界奇人辈出的地方。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电科技,交易代码:600584)董事长王新潮就是一位土生土长的苏商精英。 

   王新潮,一位来自江苏江阴市的农家子弟,他没有念过一天高中,没有进过高等学府,却把一个濒临倒闭的乡镇小厂打造成业绩优良的上市公司,并一跃成为世界半导体行业的生力军,自己也从一个草莽创业者变身为令人尊敬的中国半导体大王。 

   人生戏剧性的变化和企业跨越式发展背后的基因是什么?“创新已经深深的融入我的血液”,王新潮感慨地说,“这是我花了1.7亿元学来的理念”。

创新改知识变自身命运

    王新潮出生于1956年,那是一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政治和出身对一个人的前途命运具有极大的影响。家庭出身不好,入团入党都不行,甚至连读高中的资格也没有,年青的王新潮早早体味了人生的艰难。但身处逆境的他没有自暴自弃,而是通过自强不息的行动改变命运。

    当王新潮还是江阴织布厂的一名机修青工时,想到音乐没有阶级性,急于改变命运的他便拜师学习小提琴。有一天,在电视上看到时年仅7岁的吕思清,正流畅地演绎着世界名曲《云雀》。对照自己的年龄和条件,王新潮理智地放弃了音乐梦。 

    1983年,国家开始了自学考试制度,为有志之士打开了一扇通往知识殿堂的新门。时年已经27岁的王新潮决心参加自学考试,并立志要在30岁之前通过自学考试。在工余他穿梭于各种夜校和补习班,如饥似渴地学习,最终如愿以偿。“每门课都是以八九十分的成绩一次通过”,王新潮至今对这段自学考试经历都非常自豪。 

    三年的执着,王新潮拿到了“江苏省首届自学考试优秀毕业生”的荣誉,2003年更被评为“江苏省20年自考十大标兵”。三年的自考学习,更锻炼了王新潮对新事物的适应能力,磨练出其“做一件事情就要做得比人家好”的竞争意识和强烈的自信心。

    1988年,王新潮受命到江阴晶体管厂担任副厂长,当时对半导体行业几乎一窍不通。为了尽快进入角色,王新潮白天工作,晚上请工程师给自己上专业课,很快就成了技术内行。

    这么多年,无论工作多忙,王新潮都保持着良好的学习习惯,这使他在以“摩尔速度”发展的半导体行业中始终保持者敏锐的市场嗅觉,总能胜人一筹先布棋局。

    从农家孩子到泥瓦匠,从织布厂的机修工到工会干事,从书记到厂长,再从厂长到上市公司董事长,王新潮的头衔不断在变,但他坚守的知识改变命运、科技创新才能大发展的思路始终未变。

产品创新赢得企业发展

    晶体管(transistor)是一种固体半导体元器件,广泛应用于电脑、电视机、电话、冰箱、微波炉甚至卫星导弹等各类现代电器中,被认为是现代史中可与印刷术媲美的发明。现代工业通常把数以百万计的晶体管集成在一起,生产出形状为圆形的硅晶片。硅晶片的直径(通常用英寸表示)越大,代表生产厂家技术越先进,成本越低,竞争力越强。

    改革开放后,大批拥有6英寸直径圆片制造能力的外资企业涌入国内,同类企业大多数倒闭。与中国众多的集体企业一样,长电科技的前身江阴晶体管厂当时也陷入了资不抵债、领导班子不团结、没有终端产品、只为无锡市一家企业供货的困境。1990年王新潮接任厂长后,一方面在国内外积极开发客户,另一方面开发了具有“投资小、寿命长”的LED指示灯新产品,投产当年就盈利80多万元。

    1990年到1998年这段时间被王新潮称为“8年抗战”,期间经历了东南亚金融危机、水货泛滥市场、产品转型升级、集资扩厂等,每次危机都是命悬一线,最终险胜闯关。

    就在长电刚有起色的时候,东南亚金融危机袭来,半导体市场需求量锐减,加上水货泛滥,双重危机一度把长电逼到了绝境。经过苦苦思索,王新潮大胆断言,中国将成为世界元器件采购中心,分立器件市场已趋于成熟。

    半导体产业中有两大分支,即IC(集成电路)和分立元器件。其中,分立器件被广泛应用到消费电子、计算机及外设、网络通信,汽车电子、LED显示屏等领域。王新潮决定背水一战,将产能规模扩大4.5倍,引进先进技术,按照同行业最高标准制造产品,即TO-92封装晶体管的产能从年产3亿只提升到13亿只。产量上去了,规模效应产生了价格竞争力。伴随着中央政府打击走私活动的深入,订单如雪片般飞来,2002年长电产品占据了国内市场大半壁江山,同时赢取了规模化的代工订单,收入和利润指标连年翻番。2003年6月3日,走上快车道的长电科技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正如王新潮所料,随后几年国内分立器件市场规模迅速增长,2005年中国分立器件市场规模达到了643.8亿元,占全球市场40%以上的份额。

    2003年,尝到技术创新甜头的王新潮开始调整产品结构,升级设备,布局贴片式器件的生产。2006年珠三角出现的“民工荒”再一次神奇地使长电科技转了盆满钵满。

    随后,王新潮再次调整战略,将长电科技主业转向已经步入高速成长期的IC(集成电路)封装测试业。实际上在超常规投资分立器件封装测试设备时,王新潮就要求设备能转产集成电路,为市场转换和技术升级做了铺垫。

    现在,长电科技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半导体封测企业,拥有与国际先进技术同步的IC三大核心技术研发平台及FBP封装技术、SiP封装技术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技术,形成了年产集成电路75亿块,大中小功率晶体管250亿只,分立器件芯片120万片的能力。

品牌创新谋划“中国蓝图”

    长电科技上市前夕赶上了SARS事件,海外厂商纷纷拒收中国的半导体产品。和国内同行一样,逼上了,王新潮也投入1.72亿元祭起降价利刃,打起了价格战。结果发现,市场中轮番降价没有赢家。痛定思痛,王新潮意识到必须靠品牌创新摆脱低水平的竞争。

    去年以来,受祸起于美国的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传统的代加工生产模式的利润越来越低,单纯依靠代加工模式获取利润的模式已经很难保证上市公司业绩增长的要求。王新潮带领高管团队经过对国际市场和业态的认真分析,决定凭借创新技术打造核心竞争力,依靠在封装行业多年的技术优势,转身进入移动存储终端市场,从低附加值的加工业务转向终端高附加值的自主品牌经营。

    2008年底,长电科技率先在华东地区和北京市场推出包括P优、巧优、视优、M优等针对不同消费者定位的“芯潮”整体U盘系列产品。与传统U盘用金属线连接芯片和应用线路板的生产方法不同,整体U盘则是依靠最新的芯片直接贴装COB(Chip-on-Board)技术,用纳米级封装设备对U盘内部芯片和电子元器件一次性塑封,构筑成整体结构,产品集成度高,大大缩短内部电路长度,免除了芯片的焊接流程,读写速度成倍提高,使容量扩至8-32G时,体积也与现有2G的U盘相当,实现了大容量、快速度、高安全性、防水防尘、自动纠错等功能,还兼具轻薄短小、时尚个性等元素。

   在今年晚些时候,长电科技还将推出具有国际领先技术水平的新一代存储条,有望引发电脑内存市场的新一轮洗牌。此外,今年还将有一系列新的封装技术和封装材料问世,这些自主品牌的产品将成为金融危机后长电科技争霸半导体行业的最大依托。

    2009年1月9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莅临长电科技视察,听完王新潮积极应对金融危机的思路和做法,温总理高兴地说,“江阴的企业家身上有股劲”,并殷切勉励长电人要树立信心,依靠新产品、新技术、科技创新,注重国内外两个市场的开发。

    集成电路上晶体管数目每18个月增加一倍,性能提升一倍,而价格则降低一倍,这被称为电子信息业的“摩尔定律”。王新潮对此感慨良多,“不创新,毋宁死。长电科技将紧紧围绕其品牌战略,构思和布局技术和产品,不负总理的嘱托。可以自豪地说,我们已经掌握一批别人不可复制的核心技术,有能力站在市场的前列。”

继续阅读
推动半导体与汽车产业深度融合,恩智浦在行动!

2018年全球半导体市场销售额年增13.7%,达到4688亿美元,其中面向车用市场的销售成长迅速,车载半导体产业展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与此同时,以物联网、5G、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电子信息产业创新技术不断涌现,并与汽车产业形成高度互动,助推着汽车产业的转型升级。两个产业正在相互影响相互融合。

深圳国际半导体展览会暨论坛6月14日开幕,行业巨头聚焦未来半导体发展趋势

近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公布,而这也将吸引相关产业项目在大湾区落户,推动大湾区集成电路产业链的完善。而在去年10月,广州、深圳、珠海、香港和澳门五地的半导体组织也正式联手结盟,宣布成立粤港澳大湾区半导体产业联盟,联盟成员将共建包括芯片测试、EDA、IP、人才培训和产业孵化在内的一系列服务支撑平台,构建粤港澳大湾区半导体产业生态,提升粤港澳大湾区半导体产业的整体竞争力。

战略转型的格芯资产再“瘦身”,300mm晶圆厂已被收购

当地时间4月22日,安森美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与格芯宣布,已就安森美半导体收购格芯位于美国纽约州东菲什基尔的300mm工厂达成最终协议。收购总价为4.3亿美元,其中1亿美元在签署最终协议时支付,剩余的3.3亿美元将在2022年底支付。

996运动即将波及中国芯片设计行业?未来团队管理成重要发展瓶颈

996.ICU,听起来很心碎,轻松有钱的工作都是别人的,苦逼的工作才是自己的。人各自有命,只是人生的际遇不同,过程和结果也就不同。改变,属于每一个人的机会和追求。

摩尔定律已经发展到了尽头,美国如何能继续领跑半导体行业

半导体行业协会(SIA)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中给美国政府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呼吁政府在半导体产业采取大胆的政策,确保美国在未来50年也能在半导体领域保持领先地位,在这份报告中,SIA还指出了令人激动的三个“必赢”技术。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