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的未来:互联网时代的超级个人终端

分享到:

 


TD初体验

  直到今年4月1日,中国移动面向北京、上海、天津、沈阳、广州、深圳、厦门和秦皇岛8个城市,正式启动TD-SCDMA社会化业务测试和试商用,中国从此也成为3G生活的一部分,但与最早建设3G网络的欧洲相比,中国整整晚了8年,原因是为了等待我们国家自主研发的TD-SCDMA技术的成熟。

  4月1日TD放号的那一天,北京多家营业厅的号码在几小时内被一抢而空,一卡难求的局面延续了好几天。向来喜欢新鲜玩艺儿的郭晧只得通过关系,以两顿大餐的代价,终于搞到两个TD首批测试名额。晚上回到家,兴奋地跟妻子小敏在家里不同的房间不停地测试,“第二天一上班,就专找同事和同行人多的地方视频,声音不是一般地洪亮,拿手机的姿势也分外地夸张。”郭笑着说。

  不过,这种热情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除了自己老婆的另外一个测试号码外,郭晧发现亲朋好友中没有一个是可以配对的TD用户,无奈之下,每天除了和自己老婆视频聊天外,偶尔再找中兴通讯的视频售后服务中心体验视频功能。不过,TD的信号仍然不稳定,有时候语音和画面质量会出现延迟,在地铁里和高速移动的车厢里卡得厉害。

  恰好有一阵记者也亲身感受了TD的实际使用情况。发现在建筑物较多或者拐角的地方,手机会出现信号突然消失的情况。语音通话基本没有问题,声音清晰,但接通率低于目前的2G网络。与此同时,3G业务也还非常缺乏,仅有的一项特色业务为视频通话,虽然上网速度比2G网络快,但感觉依然不明显。

  其实,用目前的GSM网和CDMA网作为衡量TD网的尺度并不公平,中国GSM网经过了13年不断的扩容和优化,CDMA网也已经有了10年的历史,而TD的大规模网络建设仅仅只有1年。实际上,国际上商用已经非常成熟的另外两个3G标准WCDMA和CDMA2000在欧洲和美国运营初期同样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差不多也用了5~6年的时间才到现在成熟完善。日本最大的运营商NTT DoCoMo 6年前正是基于WCDMA标准推出的3G商用服务,现在WCDMA是拥有全球用户最多的3G网络。

  如今电信重组后,三张3G牌照发放在即,TD不可能像8年前的WCDMA会拥有五六年的发展完善时间。如若真像人们猜测的,网通与联通合并运营 WCDMA,中国电信从联通买入CDMA网升级至CDMA2000,而将TD这最弱的一棒交到实力最强的中国移动手里倒也符合主管部门的思维逻辑,不过却未必符合作为商业主体的中国移动的最佳选择。

  就在今年年初,中移动宣布了与另外两家国际一流运营商沃达丰和美国的Verizon Wireless在4G时代的重要布局。与此同时,中移动也从没放弃过GSM网络的优化和升级,一方面在2G上强化优势,一方面在4G上开拓新战场。也就是说,一旦TD市场受阻,中移动“进可攻,退可守”。

等待不如颠覆

  作为无线互联网的内容服务商,3G门户网的创始人邓裕强并不关心3G牌照发放给谁,他想知道的是牌照究竟什么时候发,对于他来说,牌照越早发放他可能距离成功就更近一些。说起3G门户,这是一个向PC互联网门户的技术和体验看齐的无线互联网门户,四年前,像许多受到日韩3G模式启发的创业者一样,他跟搭档张向东一头扎进无线互联这片大海,成为中国无数互联网应用服务商的其中一员。

  几年来,因为撑不到今天而成为先烈的同行不计其数, 3G门户之所以存活下来,在于四年间前后两轮融资2000万。一个月前,电信重组宣布落定的那天,邓裕强着实兴奋了半天,但不像从前一样哥俩可以随时坐在一起喝两杯,因为通常情况下,一个留守在广州总部,另外一个大多会在北京分公司。

  现在3G门户发展受到限制的是,一方面手机传输速度,这个必须依靠3G本身的进程来解决,另外,现在很多手机的功能还相当简单,无法满足更多的需要。由于用户体验不好,也限制了3G门户在赢利模式方面的探索,“电信重组一旦落定,3G来临的那天就为时不远了,到时候不仅仅是传输速度的提升,整个无线互联产业链也必将趋于成熟,手机终端也必将不成问题了。”邓裕强说。

  不过,相比许多无线互联内容服务商的“等待”,巨头Google在无线互联领域的蓝图看起来要远大得多。且不说从去年开始Google与中国移动移动梦网等一些无线互联合作提供的搜索服务,今年年初Google 还表明要参与美国700MHz无线频谱竞标,后来又推出Android手机软体开发平台。

  互联网行业与传统电信行业具有完全不同的属性。互联网的特征是竞争与开放,本质上类似于达尔文进化论讲的适者生存的道理。电信则是一个垄断与封闭的行业,尤其是无线通信市场,一切都在电信运营商统治的“花园围墙”中进行。二者一旦发生交集,对立在所难免,因为在电信运营商的思维里没有免费服务这回事,所有的服务一旦上架到电信平台上就是成本,就要有收入。

  因此,当在手机上面使用Google搜索出来的页面带有广告时,电信业者是要分取广告收入的。这种合作模式让互联网业者像个小媳妇一样。然而电信运营商控制了用户上网的路径,在人屋檐下如何不低头?要压迫电信运营商承认自己实力有两个方法:一是从行业上游下手,一是从行业下游着手。前者是 Google要参与无线频谱竞标当电信运营商;另一个则是Apple推出iPhone捆绑音乐服务从消费者购买力下手。

  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无线运营商对网络有着最为严格的控制,不像在欧洲,和记旗下欧洲移动运营商“3集团”在欧洲推出新业务,其用户可以用手机包月上网,并使用Google、Yahoo、MSN等多种互联网应用,还可以通过Skype无限制地使用网络电话。运营商这个时候就只是一个简单的“管道”提供商。

  Google之所以去竞购无线频段,其目的就是要占据“管道”的资源。带宽是个稀缺资源,一旦运营商无法提供足够的带宽,或者提高带宽的价格,那么Google现在的商业模式将受到巨大冲击。因此未来Google如果建设一张电信网络成为运营商的话,那么它的目的也仅仅是提供“管道”而已。假设 Google有一天真成了电信运营商,并把互联网的成功模式复制到电信网上,那么对于大多数传统电信运营商来说,将是颠覆性的挑战,正如Google全球副总载刘允所说,“谷歌正在设法降低人们进入无线互联网时代的门槛”。

  相比Google的壮举,苹果向运营商的妥协,被许多人视为是iPhone诞生以来的重大退步。可以想到的是妥协将为苹果带来快速的市场扩张,不过谁也不敢保证当全球更多的人们有机会体验到在iPhone上享受分享、互动的网络乐趣之后,苹果会不会再度翻出与运营商分成的旧账。

  其实,Google脑袋里想的可能只是延伸在网络广告上的优势,让手机的功能与Google服务更紧密结合,像它在传统互联网的路径一样,当无线上网人口成长时,继续占有手机广告市场大头,甚至运用这个收入让手机的价格下降乃至免费。

  可以想见的是诺基亚之类手机制造商或许会痛恨Google的这个点子,其实手机不可能真的免费,只是有人帮忙付钱而已。过去,电信运营商帮消费者付钱,让手机变成零元,然后与消费者签订捆绑合约,限定期限内必须持续缴费不得退租。现在,电信运营商的补贴再加上Google补贴,手机价格确实可能再下降。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