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形态学滤波器与智能车路径记忆(1)

分享到:

引言

  “飞思卡尔”杯全国大学生智能车竞赛规则明确指出,在赛道上连续跑两圈,并记录其中最好的单圈成绩,这使算法成为可能。如图1所示,赛道记忆算法在第一圈以最安全的速度缓慢驶过一圈,并将赛道信息保存下来,第二圈根据保存下来的信息进行车速和转角决策的相应最优化,从而在第二圈取得好成绩。无论的传感器前瞻距离有多远,在跑圈时它都只能预测在一段有限距离内赛道的情况。而采用赛道记忆算法的,在第二圈时已对整个赛道有了全面的认识,从而在相同条件下,将比不使用赛道记忆的更具优势。

  第一圈准确记忆赛道信息是第二圈控制策略的基础,是比赛成败的关键。但是在第一圈中不论控制策略如何优秀,赛车总会或多或少的偏离赛道,舵机的转角信息总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毛刺和扰动等粗大误差,其幅值足以引起处理器的误判。如果不加处理直接应用于第二圈控制,会对赛车造成严重干扰,不能以极限速度跑完比赛或者冲出赛道。通常的处理方法有两种:一是通过阈值比较丢弃干扰值,但同时赛道信息也会同干扰信息一起被丢弃;二是通过低通滤波将干扰平均到多个位置,但同时破坏了赛道原始信息,而且在干扰幅值很大的时候效果也不是很明显。

  数学形态学(Mathematical Morphology)是一种新型的数字图像处理方法和理论,其主要内容是设计一整套的变换(运算)、概念和算法,用以描述图像的基本特征。提供了非常有效的非线性滤波技术,该技术只取决于信号的局部形状特征。因此,它在诸如形状分析、模式识别、视觉校验、计算机视觉等方面,要比传统的线性滤波更为有效。

  算法的选取与实验结果对比

  数学形态学的运算以腐蚀和膨胀这两种基本运算为基础,引出了其它几个常用的数学形态运算。数学形态学中最常见的基本运算只有七种,分别为:腐蚀、膨胀、开运算、闭运算、击中、细化和粗化,它们是全部形态学的基础。它们的定义如下:

  设X代表一个数字图像,我们假定该图像是二值的,即取值只有1或0,则X表示一个二进制信号集合,B是一个简单的紧集合,称为“结构元素”。X被B膨胀和腐蚀的结果可以分别定义为:

继续阅读
中巨芯全资子公司成功打入韩国半导体企业的氢氟酸供应链

近期,浙江凯圣氟化学有限公司经过1年努力,成功打入韩国半导体企业的氢氟酸供应链。

半导体设备加速国产替代,核心零部件依赖进口成隐忧

近年来,受中美贸易战及技术禁售等影响,半导体设备国产替代趋势明显。不过,随着美国技术禁令的持续升级,国产半导体设备核心零部件普遍依赖进口的情况,却成为国内设备企业发展路上最大的隐患。

半导体真空设备目前在中芯国际还处于测试验证阶段

7月16日,汉钟精机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半导体真空设备目前在中芯国际还处于测试验证阶段,具体进度取决于对方公司的安排。

台积电总市值达3127亿美元超越三星成全球最大半导体企业

中央社消息,台积电美国存托凭证涨多回档,总市值仍达3127亿美元,超越三星的2926亿美元,位居全球半导体企业之冠。

为什么美国要用政府补贴重振半导体业?

半导体工业被称为现代工业的“吐金机”。1998年,美国出版的《美国半导体工业是美国经济的倍增器》书中称:“半导体是一种使其他所有工业黯然失色,又使其他工业得以繁荣发展的技术。”书中介绍,美国半导体工业1996年创造了410亿美元的财富,并以每年15.7%的速度增加,比美国整体经济增长速度快13倍以上。除此之外,2017年美国半导体咨询委员会在给时任美国总统布什的国情咨文中称半导体工业为“生死攸关的工业”。韩国称其为“工业粮食”、“孝子产业”。所以毫不夸张地说,半导体工业是现代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