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不看:使用汽车电子狗常见问题

分享到:

      对于雷达探测器(汽车电子狗)这个产品,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在消费者中还普遍存在着一些误解。首先,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这样的产品只要没有发出对测速用的雷达发出干扰信号就不是违法的设备。所以消者大可以放心使用。下面,我总结一些消费者普遍存在的疑虑问题,在此为大家一一做个解释。

    车辆安装了雷达测速探测器,闯红灯会不会被拍照

    实际上在路口的摄像头拍照驾驶员闯红灯可以通过许多种技术实现,在这方面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和方法,完全取决于中标的设计施工单位。通常情况下可以通过雷达触发拍照、感应线圈触发拍照,或通过图像识别触发拍照的方式。在使用雷达触发方式时,当红灯亮时,在停车线前形成一个雷达区,当有车通过时启动电子快门照相。这时雷达测速探测器有可能工作。在采用感应线圈触发拍照时,在道路施工时,在路面下埋有感应线圈,当有车闯红灯时,感应线圈启动电子快门拍照。在使用图像识别技术时,以地面白线为警戒区,当有车闯红灯时,地面白线被遮挡后触发照相。由于采用的技术不同,所以没有任何一种设备可以完全预报闯红灯拍照。不同于测速只有采用雷达或激光技术,因此雷达测速探测器可以完全预报测速探测。

    明明看到横杆上有摄像头,而雷达测速探测器为什麽不报警?

    实际上随着公路交通的日益繁忙,购车用户越来越多,公路交通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特别是随着奥运会的到来,公交管理部门不得不投入更多更先进的设备加大道路疏导能力,所以架设许多摄像头来加强道路监管能力。并不是每一个摄像头都用来拍照,拍照功能只是整个道路管理系统一小部分功能。

    常见的摄像头架设方式和工作原理

    在国内最常见的雷达测速摄像头通常安装在高速路、环线的上方,叫做单车道雷达测速抓拍系统。通常会在所要探测的道路上方架设一个雷达探头,在距离雷达前方的道路上形成一个5米长1.6米宽的警戒区域,为了减少误报(通常要求系统的误报率小于5%),所以雷达的功率不会太强,以免产生误报。根据当时在路面行使车辆的状况不同,雷达测速探测器的预警距离也会不同。

    手持式雷达测速仪的特点是价格便宜,灵活性强,可以移动操作,所以手持式雷达测速器也是警察最常用的设备。根据发射功率的不同有效测速距离在300-800米之间,但是由于手持式雷达采用的是模糊瞄准,所以根据道路车辆状况的不同,警察并不会在很远的距离测速,在高速路通常会在150-300米范围测速,在城际公路、国道的测速范围在100-200米左右。如果警察没有测速不会产生雷达信号,雷达测速探测器也不会报警。

    车载式雷达测速抓拍系统,可以全天候工作,操作方便工作更舒适,越来越广泛地装备给警察部队和高速路管理机关。为了提高抓拍的准确度,雷达会在雷达的前方100米左右形成警戒区,对于超速的驾驶员拍照。所以使用雷达测速探测器的用户要注意,当行使在空旷地带接受到报警信号时(如国道、环线和高速路),90%是雷达测速。

    电子警察固定式P频預警机的警示原理(铺地式S线圈之固定杆侦测原理)

    所谓的电子警察預警机实际上根本不是什么预警,准确地说只是无线信号接收机,比收音机的原理和成本还简单,却在市面上卖300元人民币左右,而且对于流动式照相的根本无法预

继续阅读
这场L3自动驾驶大战又将以怎样的局势展开?一起来看看!

在L2级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大量量产上市之后,L3级自动驾驶的量产进程开始引发业内外关注,身处其中的玩家们也随之迎来最为关键的几年。目前来看,2021-2022年将是主流汽车制造商L3级自动驾驶车型量产大年。那么,究竟有哪些车企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这场L3自动驾驶大战又将以怎样的局势展开?一起来看看!

该如何应对电动/互联汽车测试的不确定性挑战?

目前,汽车正在往电气化和互联汽车的方向发展。其中有几个推动因素,第一,现在的汽车不只是用于出行,还增加了越来越多的通信和娱乐等。第二,在中国,这也涉及到国家的能源战略。第三,中国在传统发动机方面积累远远不够,因此希望借力电气化实现弯道超车。另外,5G助力车联网也是个很大的趋势。

汽车手势识别新挑战

据Global Market Insights进行的一项市场调查预测,到2024年,手势识别市场份额将超过86亿美元。然而,过高的成本、复杂性和集成度可能对汽车手势识别市场构成挑战。

美方正式将2000亿美元中国货加税日期延至3月1日

据彭博报道,美方将正式决定,将针对总值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提升关税的生效日期延迟至3月1日,即中美峰会上同意暂缓提升关税90日的决定,日期由公布当日计,而非原定加税日期明年1月1日起计。

恩智浦和高通牵手失败不要紧,专注研究新一代汽车雷达技术

汽车事业部的营收占整个恩智浦半导体(NXP Semiconductors)营收的一半左右,恩智浦汽车事业部首席技术官Lars Reger原本预期高通(Qualcomm)与恩智浦会顺利合并,因而规划了汽车技术发展蓝图。然而,在6月中从旧金山(San Francisco)飞往法兰克福(Frankfurt)的这11个小时航班里,他的期望落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