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在汽车安全中的重要作用

分享到:

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人们必定能够相对自如地运用人工智能,安全地驾车出行。这个时刻何时到来我无法预见;但我相信,彼时“智能”会显现出更“切实”的意义。
 
与此同时,通过深度学习方法,人工智能的实际应用能够在汽车安全系统的发展进步中发挥重要的作用。而这些系统远不止仅供典型消费者群体掌握和使用。
 
深度学习这一概念在几十年前就已提出,但如今它与特定的应用程序、技术以及通用计算平台上的可用性能更密切相关。深度学习的“深度”层面源于输入层和输出层之间实现的隐含层数目,隐含层利用数学方法处理(筛选/卷积)各层之间的数据,从而得出最终结果。在视觉系统中,深度(vs.宽度)网络倾向于利用已识别的特征,通过构建更深的网络最终来实现更通用的识别。这些多层的优点是各种抽象层次的学习特征。
 
例如,若训练深度卷积神经网络(CNN)来对图像进行分类,则第一层学习识别边缘等最基本的东西。下一层学习识别成形的边缘的集合。后续图层学习识别诸如眼或鼻这样的形状的集合,而最后一层将学习甚至更高阶(如面部)的特征。多层更擅长进行归纳,因为它们可以学习原始数据和高级分类之间的所有中间特征。如图1所示,这种跨越多层的归纳对于最终用例是有利的,如对交通标志进行分类,或者尽管存在墨镜、帽子和/或其他类型的障碍物,也可能识别特定面部。
12
 
图 1:简易交通标志示例
 
深度学习的“学习”层面源于对分层网络如何在给定大量已知输入及其期望输出的情况下产生更准确结果(图2)所需的训练(反向传播)的迭代。这种学习减少了那些迭代产生的错误,并最终获得分层函数的结果,以满足整体系统需求,并为目标应用程序提供极其稳健的解决方案。这种学习/分层/互连类型类似于生物神经系统,因此支持人工智能的概念。
 
13
图 2:简易反向传播示例
 
尽管深度学习具有效力,但其在实际应用中也遇到了一些挑战。对于容易受到系统限制因素(如总体成本、功耗和扩展计算能力)影响的嵌入式应用程序而言,在设计支持深度学习功能的系统时必须考虑这些限制因素。开发人员可以使用前端工具,如Caffe(最初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开发的深度学习框架)或TensorFlow(谷歌的发明)来开发总网络、层和相应的功能,以及目标最终结果的培训和验证。完成此操作后,针对嵌入式处理器的工具可将前端工具的输出转换为可在该嵌入式器件上或该嵌入式器件中执行的软件。
 
TI深度学习(TIDL)框架(图3)支持在TI TDAx汽车处理器上运行的深度学习/基于CNN的应用程序,以在高效的嵌入式平台上提供极具吸引力的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功能。
 
14
图 3:TIDL框架(TI器件转换器和深度学习库)
 
TIDL框架为软件可扩展性提供快速嵌入式开发和平台抽象;在TI硬件上实现用于加速CNN的高度优化的内核,以及支持从开放框架(如Caffe和TensorFlow)到使用TIDL应用程序编程界面的嵌入式框架进行网络转换的转换器。
继续阅读
本该快速盈利的AI医疗,却已知面临亏损究竟为何?

在数据、人才和技术这三座大山的压制下,AI医疗的发展并非想象中乐观,其盈利还是存在问题。与人工智能医疗相关的公司要想在AI医疗上实现盈利,必然要攻破数据、人才和技术三大难题,才有可能使更多的AI医疗产品实现真正的落地,从而解决AI医疗难盈利的问题。

AI开发者论坛成功举办,各界精英们都说了些什么?

10月16日,由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联盟、苏州思必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交大苏州人工智能研究院主办,与非网承办的2018年AIIA开发者大会分论坛在苏州国际博览中心隆重召开。 本次论坛以“智无界·创有形”为主题,围绕“AI开发者如何利用软硬件技术融合实现创新”展开。邀请到来自全国各地人工智能界的专家学者、企业高管以及200余位专业嘉宾齐聚一堂,共享行业发展趋势,探讨AI创新模式。

对话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人工智能引发的思考

即使是发达国家,人工智能依然会造成更大的贫富差距。人工智能驱动的产业天然趋向于垄断,会在压低价格的同时消除公司间的竞争。最终,小型企业会被迫关门,人工智能时代的行业主宰会获得以前根本无法想象的利润,经济权力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在我看来,如果不加以管制,人工智能对于潜在的社会经济问题就是火上浇油。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担心被机器取代,科学家扪心自问:在智能机器时代,人类的意义是什么?

自动驾驶领域最为热门的四大技术趋势窥探

虽然跟得太紧或是刹车太晚等驾驶行为很容易处理,但是预测其他驾驶员行为以及处理复杂的交叉路口情况只能依赖有经验的驾驶员。自动驾驶汽车(AV)就像新手驾驶员,只是其拥有发展得更好的大脑以及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技术,可帮助缩短学习时间。但是即使使用其所有的传感器和软件,自动驾驶汽车在可以完全自信且有能力驾驶之前,仍有需要克服的缺陷。

特朗普再出新招,中国半导体迎来新一轮打击

据台湾“中央社”10月11日报道,11月10日生效的上述新规定更新了已施行30年的法令,让特朗普拥有广泛权力,可以阻挡外国投资敏感产业或被视为危害美国国安的外国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