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探索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新模式

分享到:

 在金融危机下,中国半导体业开始放缓速度,如果从以外销为主的中国市场看,这也是正常的。可能危机对于中国真是个契机,因为全球众多的厂商正面临市场萎缩,而中国强大的内需市场正好是推动中国设计业变革的最好时机,所以深圳的变化可能印证这一点。

  国内IC设计业最大的伤处有两点:一是无法与国内终端厂商有效的结合,另一个是企业多、规模小,很难跨越5亿美元以上的门槛。然而,此次来深圳有一个新的感受,那就是,深圳地区正试图探索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新模式。

  比亚迪并购中纬半导体

  众所周知,比亚迪成立于1995年,原先是一家电池制造厂,后又转战于汽车制造业,2008年销售额为1.55亿美元。08年10月以1.7亿元并购宁波中纬6英寸半导体生产线,成为中国半导体业中的一匹黑马。

  它的成长颇具传奇色彩,它是在三洋之后全球第二大电池制造商,全球市占率达15%。有股神之称的巴菲特其手下的中美能源控股公司于08年以18亿港元入股比亚迪。公司总裁王传福声言在2025年时将成为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专心致力于电动汽车。

  从目前态势看,比亚迪试图从垂直整合产业链思路出发,首先抢占未来电动汽车中最关键的大功率闸流管、IGBT生产,所以并购6英寸中纬也有其必要性。

  实际上他也开创了从终端应用厂延伸到半导体元件制造厂,即IDM延伸到终端产品的先河,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及长远的发展策略,至少在中国是一种全新的尝试,与日本松下、索尼等有相似之处,值得业界期盼。

  华为分出海思半导体

  2008年中国十大IC设计业排名出炉,位于深圳的海思以30亿元名列榜首。但是2008年海思对华为之外的销售营业额应当不超过1000万美元,09年的目标应在4000万美元。

  海思认为仍在华为旗下不利于其自身发展,而需要与终端产品脱离,单独成为一家fabless公司。由于发展的侧重点不同,海思很难张开翅膀飞翔,所以独立出来但仍以服务其母公司华为为主,也不失是步好棋。不过,由于在同一系统内部实现销售,让人对其销售额产生一定的质疑。

  近期华为出产一款基于K3和NXP BB的Windows Mobile智能手机,市场价只有800元,而且据媒体介绍,K3已经通过微软的LTK测试。若真是如此,这款K3应当是大陆第一款通过微软LTK测试的CPU。其实设计一款ARM CPU相对来说并不难,难就难在解决底层软件问题。一旦海思能够通过LTK测试,说明中国处理器行业又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表明在智能手机上具备了与国外豪强,特别是联发科MTK抗衡的基本资质。

继续阅读
2019 年半导体产业景气恐欠佳,台积电大幅缩减各项预算费用

受到中美贸易战、智慧手机销售趋缓的冲击,台积电传出认为2019 年景气恐欠佳,决定勒紧裤带,不但将主管的商务用车降级,人员商务旅行的次数也遭删减。

半导体产业的“超级周期”面临拐点,短期调整局面将持续至何时

此前保持迅速增长的世界半导体市场将迎来转折点。存储器市场此前被认为2019年将增长约4%,但在最近的调查中转为预计减少0.3%。智能手机市场的缩小和中美贸易战正在投下阴影,供需平衡的恶化也在招致价格下跌。2017年首次突破40万亿日元的半导体市场出现的异变,是暂时性的调整局面,还是处于进一步下滑的入口?在世界扩大的数据经济圈将影响市场的走向。

如果超级芯片商业化成功,能否为摩尔定律再续一命

Nature发布的最新论文显示,英特尔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超级芯片,已经在“ 自旋电子学 ”领域取得突破进展。 目前,摩尔定律为“半导体芯片中可容纳的元器件数目,约18个月增加一倍”,其中的“元器件”主要为CMOS晶体管,目前主流看法是在5nm节点后晶体管将逼近物理极限,导致摩尔定律终结。

苹果减少明年上半年7纳米投片,台积电Q1利润或下滑16%

科技业前景低迷,连最上游的晶圆代工也感受寒意?业界传出,苹果明年上半年依惯例降低7纳米投片,原本预期高通、海思的投片量可望补上缺口,但高通及海思近期再度下修展望及投片预估,导致台积电明年上半年7纳米产能利用率无法达到满载预期,甚至可能仅有八、九成左右,淡季效应恐会相当明显。

行业巨头纷纷表示暂停7纳米以下先进工艺的研发,半导体材料和封装技术将成为下一波市场热点

前段时间,晶圆代工业掀起了一场“撤退潮”。由于摩尔定律的每年工艺微缩愈发困难,导致研发投入与产出不均衡,联电(UMC)、格芯(Globalfoundries)等行业巨头纷纷表示暂停7纳米以下先进工艺的研发,专注优化现有技术和市场。行业分析师认为,随着先进工艺陷入少数玩家的寡头垄断领域,半导体材料和封装技术将成为下一波市场热点。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