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D热为哪般?

分享到:

   中科院半导体所拥有全国知名的半导体照明研发中心,继光伏热之后的LED热,让这里成为了全国希望打造LED产业基地的城市竞相参观学习的圣地。

  此次的LED不仅热在中国的深圳、扬州、九洲等大中小城市,包括Micron、TSMC等全球半导体老大们也都在近期竞相宣布进军LED市场,而全球EMS领军企业台湾鸿海集团也宣布跨足LED上游蓝宝石长晶产业。

  LED市场到底有多大?拓墣产业研究所预估,2010年LED全球产值为80亿美元,每年复合成长率13%至20%,至2012年全球产值将达108亿美元。目前主要的应用市场是显示、背光、汽车等领域。据国外权威机构预测,未来LED市场最大的应用领域就是一般照明市场,如果能够完全代替荧光灯的话,相信就可能有超过3,000亿美元以上的潜在市场规模。这一数字将超过2008年全球IC 2500亿美元的销售额。

  面对如此之大的未来市场,谁能够抗拒诱惑而不为此动心?但什么时候才能够达到3,000亿美元,似乎目前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一问题。

  假如摩尔定律能够延伸到同样属于半导体范畴的LED领域,那么效率与功率的提高,以及成本的降低就应该是LED摩尔定律追求的目标了。什么时候LED的性价比能够与荧光灯、白炽灯抗衡,市场自然就会青睐这一高效节能的“照明新星”。

  目前中科院半导体所自主研制成功的第二代大功率80lm/w LED已成功应用在了研究所主要干道上,在节电效率与使用寿命等方面都经受住了考验。

  笔者通过google敲入“LED价格”,随意一家台湾LED代理商,网上3W-120-140LM的大功率LED灯价格为16.5元,140-160LM的大功率LED灯价格为19元。虽然LED灯与白炽灯相比能够大幅节电,寿命也比白炽灯长20~30倍、比荧光灯长10倍,但与一到两元一个的白炽灯相比,初期的投入似乎有点太高。

  相信众多半导体大腕与科学家们能够在追寻LED摩尔定律的途中披荆斩棘,但实现价格的快速降低也许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在中国成为全球太阳能制造基地之后,因为LED,中国与世界又有了一次几乎同时起步的机会,这对中国的半导体人来说也许是幸运的。

继续阅读
摩尔定律推进正在放缓,异质整合成为第四硅世代

在智能型手机普及后,世界进入了无所不在运算(Ubiquitous Computing)时代,人工智能及高效能运算(AI/HPC)、自驾车和物联网、5G及边缘运算(edge computing)等新应用, 成为推动半导体未来成长主要应用。 因为要使用多功能且高效能芯片,新一代的高速运算芯片不再单纯追求制程微缩,而是开始采芯片堆栈的3D封装及系统级封装(SiP)架构,整合多种不同的芯片来扩充其功能与效能,代表异质芯片整合已成为不可逆的趋势。

英特尔推出采用异构堆栈逻辑与内存芯片的新一代3D封装技术

英特尔(Intel)日前举行“架构日”(Architecture Day 2018)活动,展示采用面对面堆栈逻辑的新一代3D封装技术,预计将于明年下半年面世。英特尔首席架构师Raja Koduri除了擘划未来的运算架构愿景,并介绍新的处理器微架构和新的图像架构。

Intel宣布明年将推出下一代Sunny Cove架构,10nm市场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近日,芯片巨头Intel终于宣布其10nm芯片有望在2019年下半年开始出货。摩尔定律发展到今天已经失效,这些年来,Intel在10nm工艺制程上一直发展不顺利,近乎难产,以至于从2015年发布Skylake架构芯片以来,该公司一直在14nm工艺上修修补补,甚至有传言称Intel内部已完全放弃10nm计划。

甘当绿叶——为何半导体激光器很多时候只是配角?

一直以来,大部分半导体激光器都用于泵浦掺杂晶体(二极管泵浦固态激光器)或掺杂光纤(光纤激光器)。为什么过去半导体激光会被用来作为固态激光器和光纤激光器的泵浦源,而不是直接用于广泛的应用呢?这是因为,虽然半导体激光器提供高效、小型、低成本的激光能源,但同时半导体激光器也存在两个主要限制:它们不存储能量,而且亮度有限。基本上许多应用需要用到两个激光器; 一个用于将电转换为激光发射,另一个用于提高激光发射的亮度。

如果超级芯片商业化成功,能否为摩尔定律再续一命

Nature发布的最新论文显示,英特尔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超级芯片,已经在“ 自旋电子学 ”领域取得突破进展。 目前,摩尔定律为“半导体芯片中可容纳的元器件数目,约18个月增加一倍”,其中的“元器件”主要为CMOS晶体管,目前主流看法是在5nm节点后晶体管将逼近物理极限,导致摩尔定律终结。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