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半导体照明风险与机遇中前进

分享到:

        虽然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总体进展顺利,但是我们应该清楚地看到,与国际相比,我国在半导体照明技术与产业方面尚存在一定差距,还面临着许多急需解决的问题。

  首先,产业化的核心技术与专利缺乏,研发投入不足,研究力量分散,缺少产业化的国家公共研发平台。

  我国外延材料的核心技术研究仍处于弱势,生产外延材料的MOCVD(化学气相沉积设备)核心装备也高度依赖进口,无法支撑外延核心技术、工艺和方法的持续创新,并且制造成本高。半导体照明外延材料的研发,不仅在设备与原料上投入很高,而且还是一项"人与机器结合"不断摸索的艰苦工作。与国外相比,我国研究投入明显不足,研究力量又分散,研究工作也缺乏连续性,再加上设备、技术、信息不能有效共享等问题,造成核心关键技术的研发没有形成合力,缺少能够有效地对单项技术集成和促进工艺上、工程上成熟的产业化支撑平台,无法形成自主创新资源的合理配置和集中投入。

  其次,产业链发展不均衡,企业规模偏小、创新能力弱,高端市场被国际公司占据。

  我国LED产业虽然先后实现了自主生产器件、芯片和外延片,但自产的LED外延、芯片仍以中、低档为主,产业化规模偏小,80%以上的高亮功率型LED芯片、器件还是依赖进口。由于技术进步速度加快,大规模应用市场正在形成,所以急需上、中游规模化生产能力的扩大和产品性能的提高。目前虽然民间资本介入较快,但与国外相比企业规模较小,形不成竞争优势和品牌,并且技术创新能力与承担风险能力都远远不够,因此高端外延、芯片市场仍然被国际几大巨头垄断。

  再次,标准与检测体系不完善,缺乏权威检测平台。

  由于半导体照明技术进步快,涉及行业多,处在多学科交叉的产业边缘地带,以及在检测设备、检测方法的研发等方面没有足够的投入,导致半导体照明的标准与检测体系尚未形成,也没有针对半导体照明产品的权威检测平台。由于LED产品的技术差异性极大,又没有专业权威、统一的测试机构与认证标准,加之地方政府示范心切,且又急于发展地方的企业,导致产品质量良莠不齐,严重影响消费者的信心。

  最后,缺乏针对光电产业发展的政策。

  美国、日本、欧盟等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促进半导体照明的应用和推广。与国外相比,我国尚没有相关的产业促进政策出台或没有实施细则,缺乏支持产业发展的相应措施。特别是核心装备和关键原材料高度依赖进口,过高的进口关税及增值税,严重影响了国内上游外延芯片企业制造成本的降低和规模的扩大。

继续阅读
华为海思涉足广泛而且发展迅速,现如今被多个巨头开始市场狙击

得益于华为从资金到市场的支持,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在过去多年里发展神速,所涉足的多个领域在市场上也口碑良好,公司也获得了国内乃至国外用户的认可。尤其是因为近半年在麒麟、鲲鹏和昇腾等多方面的接触表现,海思半导体俨然中国集成电路实力的象征。但即使强如华为海思,也在面临着强大的挑战。

EUV设备厂家爆出技术细节,光刻技术的发展会如何前行

用于高端逻辑半导体量产的EUV(Extreme Ultra-Violet,极紫外线光刻)曝光技术的未来蓝图逐渐“步入”我们的视野,从7nm阶段的技术节点到今年(2019年,也是从今年开始),每2年~3年一个阶段向新的技术节点发展。

台积电如今逐渐陷入重围,四面楚歌的条件下怎样才能真正破局

台积电法说周四(17日)登场,引爆台股农历年封关前压轴大戏,释出展望不仅影响整体电子股走向,更是封关行情指引明灯。因大立光法说后股价强涨,考量台积电首季动能不佳广为市场知悉,且外资圈对台积电后市看法也以乐观派居多,法人期待台积电复制利空出尽行情。

IMEC发布全球最小的SRAM芯片,在5nm技术节点上引入STT-MRAM作为最后一级缓存成为可能

2018年5月29日,IMEC宣布制造了全球最小的SRAM芯片,面积缩小了24%,可适用于未来的5nm工艺。这是今年以来在5nm节点上缓存的最先进技术。 需要指出的是,本设计设计虽然适用于5-nm SRAM,但不适合逻辑单元,因为该SRAM需要3个晶体管,才能提供单个FinFET的性能,显然面积比较大且能耗较高。

国内晶圆制造能力大幅度提升,现已称为全球第二大晶圆生产大国

根据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公布的“2018年中国半导体硅晶圆展望(2018 China Semiconductor Silicon Wafer Outlook)”报告指出,在致力打造一个强大且自给自足半导体供应链的决心驱使下,中国从2017~2020年间计划新建的晶圆厂数量居全球之冠,再加上无论中资或外资企业在中国境内皆有新建晶圆代工或内存厂的计划,整体晶圆厂产能更是加速扩张。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