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行业立春 中芯国际盈利在望

分享到:

中国市场需求转暖给噩梦中苦苦挣扎的半导体行业带来了苏醒的气息。 

     4月27日,中芯国际发布2008年财务报告。报告显示,中芯国际2008年总营收为13.5亿美元,同比减少13%;亏损净额为4.402亿美元,2007年亏损额为1950万美元。 

     但中芯国际总裁兼CEO张汝京认为半导体产业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目前行业即将回暖,而中国市场将恢复得最快。作为全球第三大芯片代工企业的中芯国际会继续注重维护客户关系,优化产品组合,并将产业链触角向上下游延伸,预计在明年实现盈利。

订单量逐月回暖

     中芯国际成立于2000年,公司总部位于上海,拥有三家芯片代工厂。目前中芯国际的产能使用率在30%-40%,基本与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形势保持一致。

     张汝京并不避讳业界对于中芯产能使用率的担忧:“其实订单和产能使用率之间有两个月的时间差,今年以来我们的订单状况越来越好,数量逐月增多,这实际是一个利好消息。”

     产能使用率不足不仅仅是中芯国际,也是整个半导体行业共同面对的严峻挑战。有消息称,全球最大芯片代工厂台积电上市20年来也有可能首次出现季度亏损,韩国海力士出现7年多来最大的季度亏损,包括全球前四大代工厂商台联电和新加坡特许在内,许多曾经风光的跨国巨头正在寻求破产保护、合并等自救的方法。

    “整个行业最糟糕的情况出现在去年12月”,张汝京表示,当时公司的订单数量大约只有9月份的20%。面对突如其来的寒冬,中芯国际坚持不裁员,而是采取了开源节流以及降低薪资成本措施应对,“公司全员在咬紧牙关中度过。”不过,进入2009年后,中芯国际的订单量开始逐月回暖,4月份的订单增加尤其明显,“订单来得急而且有持续的现象。”

     张汝京将产业回暖归功于中国宏观政策效应,“从订单反映出的全球行业需求来看,亚洲先于欧洲复苏,而大中华区更是其中恢复最快的市场,这主要得益于中国经济振兴政策得当带来的内需增长。”3G牌照发放、国家4万亿元振兴方案以及正在不断扩容的“家电下乡”,已经大幅带动了电脑、手机到各种消费电子领域的芯片订单。而今年国内半导体市场逐步复苏,也将为中芯国际带来新亮点。

寄望明年盈利

      与6年前国内订单比例不足12%相比,去年第四季度中芯国际的大中华区订单比例已达34%,张汝京将此归结为“追随市场自身需求变动使然”,但他同时指出,国内设计能力提升也是市场芯片需求量大幅上升的原因之一。

      近年来,半导体产品进口额一直超过石油,是中国最大宗的进口物资,这为中芯国际带来巨大发展空间。从2000年8月1日打下第一根桩到2001年9月25日正式建成开始试产,前后只用了13个月,中芯国际的上海首家工厂创造了世界最快的芯片建厂纪录。截至目前,中芯国际已相继在上海、北京、深圳等地设厂,抢在台湾地区12英寸半导体业务西进大陆之前完成产业布局。引入国资背景的大唐控股以1.71亿美元战略投资控股,更令中芯国际在化解竞争、争夺本土订单尤其是3G订单时事半功倍。

      中芯国际的步伐扩张速度之快在半导体产业史上非常少见,也因此带来诸多质疑。对于中芯国际长期以来的亏损状态,上海集成电路行业相关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集成电路代工厂生产厂房和设备专用性强、设备折旧速度快(通常为5-7年),在成立之后的前五六年内实现盈利的半导体企业几乎没有,台积电是在第7年开始赚钱的,台联电则在第10年左右,中芯国际的账面亏损源自连年的扩张、设备折旧以及产品价格波动,随着设备折旧周期陆续结束,中芯国际很可能在2010年迎来盈利。”

      中芯国际与经历了30年发展的台积电、台联电相比较,正如小学生与大学生并不在同一起跑线上赛跑。“而鉴于中芯国际在国内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的特殊位置,在战略决策上不仅要符合企业当前利益,还要在一定程度上承担更长远的发展和使命。在8英寸厂折旧完成之前上12英寸厂项目是一个艰苦的选择,但为了长远发展着想,别无选择。”张汝京表示。

完善上下游产业链

     除了中芯国际在2010年是否将开始进入盈利期外,围绕中芯国际展开的热门话题远不止这些。“封测、新能源是两个儿子,可以出外做事,光罩是个女儿,要留在家照顾家人。”据说这是张汝京对于中芯国际一些子产业的形容,给业界带来更多联想。

     实际上,今天的中芯国际早已超越其众所熟知的代工(Foundry)模式。2005年来,它在代工上下游不断延伸,一边借助海外技术进入核心的光罩环节,一边与新加坡联合科技在成都成立合资企业,提供高档芯片的封装与测试服务,从而提高了整体服务能力;2006年,中芯国际以产业废弃硅片再利用涉足太阳能业务;而2009年也已开始对第三方提供中芯天津厂的水回收与再利用及北京与上海厂的节能减排技术。

    “我们的核心仍是代工,向上下游发展是为了服务这一中心,使产业链更加完善。”对于中芯国际未来发展的模式,张汝京如是说。实际上,如果单纯考虑利润,目前承载了设备、靶材(半导体溅镀材料)、化学品等上游产品设备认证的中芯国际技术认证部门也同样具独立盈利可能性。但中芯认为此项业务意义在于扶持上游产业,同时也为公司降低成本带来可能性。

     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是,经过数年孵化,中芯国际的多项子产业已经渐渐成熟,形成了积点成线的产 w业延展布局。据内部人士透露,目前中芯国际旗下太阳能与封测事业均开始独立核算,两个子公司分别取名“中芯能源”和“芯电科技”。 一些技术合作伙伴建议“中芯能源”在总部附近位于上海张江龙东大道上盖新厂,再扩充两条生产线,而中芯国际今年的目标是在现有投资基础上做到超过1300万美元营收并且盈利。新能源概念很快刺激了资本市场,关于中芯国际正在为其寻找战略投资者,即将包装上市的猜测随即传出。

     “对资本市场的预期是有,但‘上市’还是过早的推测。”张汝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上述两项子业务尚处于略有盈余的“小而美”状态,第一步是积累经验并建立独立的利润中心,“凡是对于投资者有利的发展方向公司都会去考虑并仔细评估,但目前尚未有任何决定。”

      4月30日,中芯国际将发布2009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据分析机构预测,第一季全球半导体企业的业绩仍将笼罩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之下,而第二季是否有起色将显得至关重要。

继续阅读
华为海思涉足广泛而且发展迅速,现如今被多个巨头开始市场狙击

得益于华为从资金到市场的支持,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在过去多年里发展神速,所涉足的多个领域在市场上也口碑良好,公司也获得了国内乃至国外用户的认可。尤其是因为近半年在麒麟、鲲鹏和昇腾等多方面的接触表现,海思半导体俨然中国集成电路实力的象征。但即使强如华为海思,也在面临着强大的挑战。

EUV设备厂家爆出技术细节,光刻技术的发展会如何前行

用于高端逻辑半导体量产的EUV(Extreme Ultra-Violet,极紫外线光刻)曝光技术的未来蓝图逐渐“步入”我们的视野,从7nm阶段的技术节点到今年(2019年,也是从今年开始),每2年~3年一个阶段向新的技术节点发展。

台积电如今逐渐陷入重围,四面楚歌的条件下怎样才能真正破局

台积电法说周四(17日)登场,引爆台股农历年封关前压轴大戏,释出展望不仅影响整体电子股走向,更是封关行情指引明灯。因大立光法说后股价强涨,考量台积电首季动能不佳广为市场知悉,且外资圈对台积电后市看法也以乐观派居多,法人期待台积电复制利空出尽行情。

IMEC发布全球最小的SRAM芯片,在5nm技术节点上引入STT-MRAM作为最后一级缓存成为可能

2018年5月29日,IMEC宣布制造了全球最小的SRAM芯片,面积缩小了24%,可适用于未来的5nm工艺。这是今年以来在5nm节点上缓存的最先进技术。 需要指出的是,本设计设计虽然适用于5-nm SRAM,但不适合逻辑单元,因为该SRAM需要3个晶体管,才能提供单个FinFET的性能,显然面积比较大且能耗较高。

国内晶圆制造能力大幅度提升,现已称为全球第二大晶圆生产大国

根据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公布的“2018年中国半导体硅晶圆展望(2018 China Semiconductor Silicon Wafer Outlook)”报告指出,在致力打造一个强大且自给自足半导体供应链的决心驱使下,中国从2017~2020年间计划新建的晶圆厂数量居全球之冠,再加上无论中资或外资企业在中国境内皆有新建晶圆代工或内存厂的计划,整体晶圆厂产能更是加速扩张。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