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介:引爆山寨机热潮的IC设计教父

标签:山寨机
分享到:

        近来颇多联发科的报道,也有大量的评论,不过有关联发科老板蔡明介却涉及不多,偶尔提及,也简单冠以“黑手机之父”的大帽子。

        说起来,IT业是一个媒体曝光度很高的行业,很少有人,连续创出成绩,但是仍然不为行业之外的人所了解。

        一个工程师

        蔡明介(Tsai Ming-Kai),1950年4月6日出生。

        蔡明介回忆:苏联在1957年发射了人造卫星,他正在上小学的阶段,这一事件给他很大的触动。

     “过去的小学生都会写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志愿》,其他同学通常都是要当医生、老师、县长,甚至有人立志要当‘蒋总统’!记得那时我就是希望当科学家或工程师。”

       1967年蔡明介就读于台湾大学,校总区位于台北市的台湾大学被公认是台湾最知名的大学。它的前身是日本占据台湾时期的台北帝国大学。

       蔡明介最初的时候就读的是化工系。当时,化工系毕业生的前景不错,可以到台塑这样的大公司工作。不过,1958年美国德克萨斯仪器公司 (Texas Instruments)发明了集成电路(Integratedcircuit,简称IC),一个全新的产业正处于最初的发展阶段。虽然,蔡明介的化学成绩比物理成绩好,但是基于萌发的兴趣,仍然转入了电机系。

       稍留意一下,会发现,无论是化工系还是电机系,从后面的发展看,这一阶段台大毕业生之后的作为都颇大,蔡明介是群星之一。

        前景同就业现实无关,退伍后,蔡明介进入了高雄出口加工区内的通用公司当测试工程师,具体的工作就是看着示波器,检查产品。这一工作颇让蔡明介有学非所用的感觉,他事后调侃,大学所学的都用不太到,唯一用到的是V=IR(欧姆定律),不过这属于初中物理。

        一年之后,蔡明介成为“来来来,来台大;去去去,去美国”的人群之一,赴美国留学,进入辛辛那提大学继续学习电机。辛辛那提大学 (University of Cincinnati)是一所大型公立大学,成立于1819年的。辛辛那提大学的职业规划中心列美国前列,图书馆则名列美国和加拿大大学图书馆前五十。

        获得硕士学位之后,蔡明介本来想到另一个学校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但是恰好台湾工业研究院有一个项目,目的是将美国的IC技术引入台湾,相关招聘在纽约进行,入取者将到RCA受训。蔡明介事后回忆:“没去过纽约,又帮你出机票钱,就去看看。”结果他被入取,成为计划中5位专攻IC设计的工程师之一。

       RCA,美国无线电公司(Radio Corporation of America),于1919年由美国联邦政府创建,1985年由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并购,1988年转至汤姆逊旗下。RCA是全球无线电的先锋,RCA也同第一台电视机相联系。

        这个项目是后来担任“行政院长”的孙运璇计划的,目的是使资源稀缺的台湾拥有高附加值的产业。孙运璇原籍是山东,1913年出生,早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他规划了台湾早期的科技政策,被认为是台湾科技产业的奠基者和“经济的推手”。他已于2006年病逝。

       1972年,蒋经国开始一系列经济发展计划,孙运璇提出仿韩国的“科技研究院”,成立半官方的工业技术研究院。这一提议,最初因为,需要当局出资却没有管理权而遭到反对,但是在孙运璇的力主之下,还是实施了。工研院在上世纪80年代,台湾IC工业的发展中,起到了孵化器的作用。

       随着这个项目,顺理成章,蔡明介也进入到台湾工业研究院,负责IC设计。事后人们总结他是台湾IC设计领域的先驱。

       蔡明介在工研院这个环境下,逐渐突破了工程师的视角,认识到了两问题:首先,产品只有销售出去才是有价值的。其次,IC的核心竞争力是研发,总是拷贝是难以持续下去的。

        联电与联发科

       1980年5月,从工研院电子所移转半导体制造技术的实体联华电子成立,媒体后来喜欢简称其为联电,这是台湾第一家集成电路公司。

       有些类似于联想和柳传志的故事,当时33岁的工研院电子所副所长曹兴诚主动争取到了去联华电子的机会,开始是担任副总经理,后来则是总经理,以后就是董事长。

       曹兴诚是1949年出生的,同样毕业于台湾大学电机系,然后是在台北交通大学管理科学研究所继续深造。毕业之后,最初担任公务员,之后是进入1974年新成立的工研院。再后来,也是作为RCA项目的进修人员,不过他学习的是半导体制造,当时掌握了七微米的制造技术。

       今天,联华电子已成为台湾第二大半导体公司,也是世界第二大专业半导体代工企业。第一大当然是张忠谋创办的台积电。在创办台积电之前,他也担任过一段工研院院长。

       联华电子开始运营后,存在一个问题,蔡明介仍然在工研院主持IC设计,因此,联电需要向工研院付费以获得授权。到1983年,曹兴诚鼓动蔡明介也下海,蔡明介同意了。

       在联电,蔡明介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他需要同美国方面获得相关技术的授权,继续同工研院保持合作关系,还要自己组建开发团队,在这一个过程中,蔡明介逐渐从技术人员转变为管理人员。

       蔡明介自己对这一阶段的回忆,更为生动,他说,最初的时候他阅读《IEEE Journal》,随着角色的转化,他发现已经看不懂了,随后他开始阅读《财富》或者《哈佛商业评论》。在联电工作的10几年里,蔡明介逐步建立起联电的 IC设计基础,从最初的电子表,到个人电脑、通讯设备、消费电子产品一直到存储。

       1995年,蔡明介再一次面临转折点。这一阶段,联电改变其策略,希望全力从事,1991年发展起来的半导体代工业务,不再涉及IC设计。原有的IC设计团队需要逐一剥离出去“分灶吃饭”。这个阶段开始,蔡明介陆续担任多家IC设计公司的董事长。

       纯粹的IC设计其前景在当时是不明朗的,许多人仍然希望留在联电,而不是单列出去。需要分立的部门中有一个“多媒体小组”,当时只有20多人,1997年5月成立了联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MediaTek,即今天的联发科。

       不过,蔡明介很快证明了IC设计的潜力,1999年,智原科技股票上市交易(3035.TW),这家公司的前身是联电工程部门CAD技术中心的一部份,业务方向是ASIC(Application Specific Integrated Circuit)即专用集成电路。智原科技上市后受到投资者追捧,同期被《商业周刊》评选为“最有潜力设计公司”。当时有舆论将其上升到,台湾企业开始转向技术密集和研发导向的高度。

       DVD的芯

       联发科最初的主营业务是CD-ROM芯片。当时,台湾的IT产业正围绕PC业务展开,CD-ROM芯片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如果我们还有些印象的话,最初的时候CD-ROM主流速度为4倍速和8倍速机型,联发科迅速推出了20倍速的机型,从而确立了市场地位。

       今天我们总结,台湾IC设计业有自己的特点,充份利用台湾产业链条联动的特质,结合下游产品代工厂商,见缝插针。联发科针对台湾厂商的价格敏感性,将最初的三颗芯片整合到两颗,后来又精简成一颗。

       蔡明介有自己的“S”理论,即产品从发展初始到终结会经历“S”型的曲线。知名厂商,往往在曲线的最初进入市场,但是曲线中段才是市场规模迅速膨胀的时期,如果能够把握好性能价格比,将会实现迅速增长。

       蔡明介进一步指出,“在产品步入S曲线中段后,需要有更佳的生产弹性及效率。在这点上,亚洲企业、尤其是小企业有大公司难以比拟的优势。”

       2001年7月23日,联发科在台湾证券交易所上市(2454.TW)。

       2001年CD-ROM芯片组占联发科营收比重为45%,CD-RW低于10%,但是2002年上半年CD-ROM芯片组占营收比重已降低至 20%。蔡明介所说的,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实际上是,作为市场追随者,可以避免先驱成本,但是作为追随者的压力同样很大,由于进入产业成熟阶段,如果不能顺应产业节奏,就只能被淘汰出局。

       在适时推出CD-RW之后,联发科又顺利切入到DVD-ROM,DVD反映了两个方面,一方面是PC外部存储,另一方面是DVD播放机。

       联发科成功地将视频和解码芯片合二为一,并且为了帮助研发能力较弱的下游厂商,还提供了软件解决方案。联发科很快占据了内地DVD市场60%的芯片供应量,同一时期,全球80%的DVD由中国内地提供。

       2003年联发科的收入为380.64亿元(新台币),税后165.22亿元,每股盈余为25.96元。并正式挤身全球前5大IC设计公司。这个收益是台湾市场每股收益最高的公司,因此被冠之为台湾“股王”。蔡明介本人“台湾IC设计业教父”的头衔,也从业内到被更广范围接受。

       急速的成功建立在人才的基础之上,本身就是工程师的蔡明介对此显然有更深的认识,联发科的人才来自于台湾大学,台湾清华大学,台湾交通大学等台湾最好的大学,蔡明介甚至邀请这些大学相关院系的教授担任董监事。为减少人员流动性,蔡明介提出 3C留人术,即报酬(compensation)、照顾(care)与挑战(challenge)。蔡明介曾经说过,“每天下班后,员工把灯关了回家,公司的资产就走光了。”

        蔡明介强调,“对新闻媒体的‘市场占有率’是MTK最不想要的”,刻意保持低调作风,虽然早已经风风火火,但是在内地媒体曝光仍然有限。直到联发科切入手机芯片市场。

       手机变局

       DVD芯片业务推动联发科走上了第一个高峰,但是到2004年,PC和DVD机增长放缓,同时价格竞争传导到产业链上游的IC设计。2004年联发科的销售额为12.5亿美元,比2003年增长10.5%,但是同年全球IC设计产业的总体增长率为27%。

       从1999年年底开始,蔡明介开始频繁造访硅谷,蔡明介当然注意到,这一阶段英特尔的复合增长率放缓至5%,而高通的增长率为26%。

       他从美国罗克韦尔(Rockwell)引进了从事手机基带芯片开发的徐至强,徐至强被认为是少数可以带队开发基带芯片的华人。罗克韦尔是工业自动化解决方案供应商,世界500强之一。2001年,联发科开始进行无线通信芯片的研发。到2003年年底,MTK基带芯片研发成功。

       在IC设计行业,大多数公司都是在特定领域中生存。从PC到手机存在太大的跨度,很少人相信联发科能打破这一点。

        仅仅是认识还不重要,但是销售是现实的问题,国内品牌厂商对联发科心存顾虑。2005年11月底,波导总裁徐立华在接受《中国电子报》采访时回忆当初的情形,“它的方案,没人用过,质量没有保证,我们正规品牌谁敢用啊……”

       2004年之前,国内品牌遵循渠道优势,似乎逐渐占据了市场主动,但是2004年,随着手机技术的升级,加之国外品牌重组了渠道,以及推出一系列贴近市场的低端产品,国内品牌缺乏核心技术的劣势迅速暴露。以TCL移动为例,2004年上半年的净利润还为3亿元,下半年在国内亏损超过3亿元以上,致使2004全年亏损超过2000万元。

       联发科向下延伸,投资成立了达智科技手机设计公司。随后推出iMobile多媒体手机,同时向厂商推广“Turn-key”模式,即将芯片、软件平台以及第三方应用软件捆绑,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

        比较夸张的说法是,只需要三个人,一个人接洽联发科,一个人找代工工厂,一个人负责销售,就能成立手机公司。

        比亚迪是这个计划的另一个保障,不只是手机电池、现在比亚迪可以提供除芯片之外的包括,外壳、柔性线路板(Flexible Printed Circuit FPC可自由弯曲、折叠、卷绕)、液晶屏、摄像头、马达、键盘等几乎全部配件。

      “一站式解决方案”和低廉的价格使下游厂商进入手机领域的门槛大为降低。无疑,最初的时候,山寨机厂商成为“Turn-key”模式的急先锋。

继续阅读
大同时代的便携产品个性设计启示

当充斥了国内手机市场的所谓“山寨机”走向大屏幕、立体声功放、触摸控制,甚至GPS导航和手机电视的时候,“山寨机”和“品牌机”之间的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重。手机仅仅是便携产品市场的一个缩影,MP3、PMP

“山寨机”春风一时 引发联发科潜在危机

手机发展方向有两个,一是超低价,只要能打电话就成,另一个则是高端智能手机。联发科的手机芯片则是二者中间的产品。联发科的崛起,客观上成为了“山寨机”盛行的重要因素之一,而品牌手机的挑战必将掀起“山寨机”市场的寒流。而这股寒流也将影响联发科的航行。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