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形态学滤波器与智能车路径记忆(1)

分享到:

引言

  “飞思卡尔”杯全国大学生智能车竞赛规则明确指出,在赛道上连续跑两圈,并记录其中最好的单圈成绩,这使算法成为可能。如图1所示,赛道记忆算法在第一圈以最安全的速度缓慢驶过一圈,并将赛道信息保存下来,第二圈根据保存下来的信息进行车速和转角决策的相应最优化,从而在第二圈取得好成绩。无论的传感器前瞻距离有多远,在跑圈时它都只能预测在一段有限距离内赛道的情况。而采用赛道记忆算法的,在第二圈时已对整个赛道有了全面的认识,从而在相同条件下,将比不使用赛道记忆的更具优势。

  第一圈准确记忆赛道信息是第二圈控制策略的基础,是比赛成败的关键。但是在第一圈中不论控制策略如何优秀,赛车总会或多或少的偏离赛道,舵机的转角信息总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毛刺和扰动等粗大误差,其幅值足以引起处理器的误判。如果不加处理直接应用于第二圈控制,会对赛车造成严重干扰,不能以极限速度跑完比赛或者冲出赛道。通常的处理方法有两种:一是通过阈值比较丢弃干扰值,但同时赛道信息也会同干扰信息一起被丢弃;二是通过低通滤波将干扰平均到多个位置,但同时破坏了赛道原始信息,而且在干扰幅值很大的时候效果也不是很明显。

  数学形态学(Mathematical Morphology)是一种新型的数字图像处理方法和理论,其主要内容是设计一整套的变换(运算)、概念和算法,用以描述图像的基本特征。提供了非常有效的非线性滤波技术,该技术只取决于信号的局部形状特征。因此,它在诸如形状分析、模式识别、视觉校验、计算机视觉等方面,要比传统的线性滤波更为有效。

  算法的选取与实验结果对比

  数学形态学的运算以腐蚀和膨胀这两种基本运算为基础,引出了其它几个常用的数学形态运算。数学形态学中最常见的基本运算只有七种,分别为:腐蚀、膨胀、开运算、闭运算、击中、细化和粗化,它们是全部形态学的基础。它们的定义如下:

  设X代表一个数字图像,我们假定该图像是二值的,即取值只有1或0,则X表示一个二进制信号集合,B是一个简单的紧集合,称为“结构元素”。X被B膨胀和腐蚀的结果可以分别定义为:

继续阅读
华为海思涉足广泛而且发展迅速,现如今被多个巨头开始市场狙击

得益于华为从资金到市场的支持,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在过去多年里发展神速,所涉足的多个领域在市场上也口碑良好,公司也获得了国内乃至国外用户的认可。尤其是因为近半年在麒麟、鲲鹏和昇腾等多方面的接触表现,海思半导体俨然中国集成电路实力的象征。但即使强如华为海思,也在面临着强大的挑战。

EUV设备厂家爆出技术细节,光刻技术的发展会如何前行

用于高端逻辑半导体量产的EUV(Extreme Ultra-Violet,极紫外线光刻)曝光技术的未来蓝图逐渐“步入”我们的视野,从7nm阶段的技术节点到今年(2019年,也是从今年开始),每2年~3年一个阶段向新的技术节点发展。

台积电如今逐渐陷入重围,四面楚歌的条件下怎样才能真正破局

台积电法说周四(17日)登场,引爆台股农历年封关前压轴大戏,释出展望不仅影响整体电子股走向,更是封关行情指引明灯。因大立光法说后股价强涨,考量台积电首季动能不佳广为市场知悉,且外资圈对台积电后市看法也以乐观派居多,法人期待台积电复制利空出尽行情。

IMEC发布全球最小的SRAM芯片,在5nm技术节点上引入STT-MRAM作为最后一级缓存成为可能

2018年5月29日,IMEC宣布制造了全球最小的SRAM芯片,面积缩小了24%,可适用于未来的5nm工艺。这是今年以来在5nm节点上缓存的最先进技术。 需要指出的是,本设计设计虽然适用于5-nm SRAM,但不适合逻辑单元,因为该SRAM需要3个晶体管,才能提供单个FinFET的性能,显然面积比较大且能耗较高。

国内晶圆制造能力大幅度提升,现已称为全球第二大晶圆生产大国

根据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公布的“2018年中国半导体硅晶圆展望(2018 China Semiconductor Silicon Wafer Outlook)”报告指出,在致力打造一个强大且自给自足半导体供应链的决心驱使下,中国从2017~2020年间计划新建的晶圆厂数量居全球之冠,再加上无论中资或外资企业在中国境内皆有新建晶圆代工或内存厂的计划,整体晶圆厂产能更是加速扩张。

精彩活动